存档

文章标签 ‘毕业’

我已无能为力

2011年12月10日 没有评论

连续跑了三天的招聘会,每天早上六点多起床,吃过早饭就去桃李园排队了。

IMG_5034

八号早上,七点多,汕头市区一些省级重点学校前面,早早就有一大堆西装革履的男男女女在排队等候,相比之下,金平区的教育局展位相对冷清。原定八点半的招聘,汕头市一中的老师八点就过来了,她拿过我的简历很客气的说:“我们学校有规定,只能接受211工程院校的毕业生,你赶紧到其他学校看看吧。”一连问了几个,都不行,想想人家都是省[……]

继续阅读…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仿佛回到四年前

2011年12月7日 没有评论

这些日子的广州,天气并不是很好,阴沉沉,偶尔有些阳光,寒风吹在脸上,从里到外都是凉的。

出了汽车站,坐上地铁,找到了学校的招待所,已经很火爆了,只有六人间的床位房,进屋一看,已经住了四个人,我爬上靠门口的上铺,在吱吱呀呀、摇摇晃晃的床上铺床单,套被罩与枕套。感觉就像是之前的大学宿舍,虽然条件简陋,但可以休息聊天解闷。

让我想起了四年前一个人跑到新乡,参加河师大的招聘会,后来住进一个陌生[……]

继续阅读…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毕业后的生活

2011年6月25日 2 条评论

毕业那几天

我一直在等着毕业这一天的到来,慢慢等着,坐着等躺着等玩着等,好像是赛跑比赛我已经超出了它好大一截,我不急于往前卖力地跑,反而利用空闲时间把玩青春。正当我享受这等待的快乐时,毕业却忽地跑到了面前,犹如打羽毛球时飞向身上的羽毛球不知道该如何招架。这时我才明白自己原来是只兔子,而毕业就是那只乌龟。

毕业时,大家聚在宿舍打牌,吃西瓜,嗑瓜子,出去腐败吃喝,度过这似放松而实压抑的日子[……]

继续阅读…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匆忙来到

2011年6月18日 1 条评论

本以为还会在校待上一段日子,申请了寝室住宿延期,在一旁看着别的同学在宿舍打包整理行李。毕业典礼刚过,汕头这边通知笔试的电话打了过来,匆忙回去带上证件和简单的换洗衣物一个人就上路了。留下hillway和宿舍里一堆要收拾打包的杂物。

后知后觉的我走在路上,说实话比没有太多毕业的感觉,就好象是平时要去往一个地方还会在几天后回来一样。在火车上,不知为何,广播里放起了几首伤感的歌曲,女主播说夏季是一个[……]

继续阅读…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毕业典礼

2011年6月15日 1 条评论

最近几天一直在下雨,学位服领来好几天也没有拍合影。

昨天早上,小Q从福建回来,十分亢奋和激动地来回奔走,叫我们下楼和她合影拍照,见我们一个个动作缓慢,一改淑女作风,开始在楼道里大喊,我们在屋里偷乐。晚上看了照片,我们几个集体找亮点,笑的不行,还是抓拍比较有意思。

SDC12143

之前通知说今天早上6:45分排队进场,典礼于7:10分举行,如果下大雨将顺延。早上定了六点的闹钟,躺在床上听着雷声阵[……]

继续阅读…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宁静的读书时光

2011年6月3日 2 条评论

大学毕业以后六年,我又回到了学校,在师大这个美丽的校园里,又过了一段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有书读的日子是宁静的。读书,不仅可以与作者对话、同大师们对话,还可以与自己对话。处身现实,人总是不断地追求名利,蝇营狗苟,获得的同时也不断失落梦想和愿望。但是,读书可以让疲惫的心得以休息,回归宁静,回归梦想。我经常可以在大师们的书中,读到自己困惑已久的答案,他们充满睿智和真诚的思考,总是能引发我强烈的共鸣,佛经中[……]

继续阅读…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第一次去必胜客

2011年5月29日 没有评论

来必胜客吃批萨,是3月底室友的一个许诺。现在距离毕业仅有半月之遥,那个许诺的前提虽然没有实现,但是室友还是坚决要了却这桩心愿,她说毕竟以后在一起的机会很少了,毕业前再聚一次吧。

我和hillway从来没有进过必胜客,也不知道正宗批萨的庐山真面目,对于这家餐厅,我们是陌生的,新奇的。这让我想起两年前的时候,我们三人一起来市区体验牛排的情景,那时候也是我们俩人的第一次见识牛排。时过境迁,两年前,[……]

继续阅读…

毕业综合征

2011年5月28日 没有评论

毕业前的一段时间忙着毕业论文、毕业答辩的事情,一直以来总是担心自己不能够通过答辩拿到毕业证。看着周围的同学马不停蹄地为了毕业忙乎着,不仔细看还以为重新回到了高考,连那些平时不怎么用心的同学也表面淡定地刻苦认真起来。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煎熬,迎来了毕业答辩,当时的紧张之驹带着血压直达脑门。血雨腥风的答辩挺过来,就可以放开心情狂欢了,这时的革命就是请客吃饭。

毕业之前游荡在校园,看着熟悉的花[……]

继续阅读…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躁动

2011年5月27日 2 条评论

前几天,hillway总是担心自己的毕业答辩。现在的他,应该和同学们一起快乐放松地吃毕业晚餐吧。下午他答辩结束后,高兴地约我去初阳湖边散步,看着他轻松自在,给我畅想未来的生活的样子,可是我怎么却轻松不起来。

临近毕业,心情越来越躁动不安,最近几天总是做噩梦,昏昏沉沉,头胀目眩。下午和胖妞在宿舍,不知为什么她总在我耳边唱《酒干倘卖无》,听的我更加惆怅,心中仿佛堆积了一些东西,压得好难受,得不到[……]

继续阅读…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五四学生装

2011年5月23日 3 条评论

昨天自炊回来,大家都有些担心今晚上的谢师宴气氛不够热烈,一起想话题和小节目防止冷场,又反复琢磨怎么安排座次,很是伤脑筋,有同学说,还不如再答辩一次呢。

回来路上,有同学看见租五四时期女学生衣服的广告,正好我前段时间在学校BBS上也见过一个,价钱要实惠一些。于是我们突发奇想,干脆我们租来十套,白天照相,晚上一起穿去吃饭,肯定会产生轰动效果。大家对这一创举都十分赞同,兴奋不已,便找来号码打电话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