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的过程

疫情防控放开后,传播速度之快超出了大家的想象,我原以为小地方要很久才会被波及,没想到只比京城晚了一些而已。身边的人越来越多阳了,我自己也突然就阳了。

12月21号,公司组织我们做核酸,我是9点半去做的,一直到晚上9点半才通知我说检测结果异常,让我明天复检,我还很纳闷,当时一点儿异样的感觉都没有。

第一天(12月22日)

夜里12点刚睡觉时手脚冰凉,怕冷,发抖。睡着了总是做梦,睡不踏实,感觉都没怎么睡着。夜里3点半,热醒了,体温38.8,两边太阳穴好疼,手脚已经没那么冰凉,也不暖。

爬起来吃了一颗布洛芬,4:46体温是40.1,看来吃药还没有效果。

晕晕乎乎快到天亮才睡着,8点多就醒了。体温没有降下去,还是39度左右,太阳穴疼,眼睛疼。9点多又吃了一颗布洛芬。

整个白天都没精神,想睡觉。一整天几乎都在断断续续地睡觉。

晚上6点多,看到体温老是不降下去有点着急了,看到家里还有复方对乙酰氨基酚片,想着布洛芬吃了好几个小时了,说不定这个药管用,于是就吃了一片。吃过了也没有降温的效果,但是很犯困,大概晚上7点就睡着了。睡到夜里1点醒了一会儿,去喝水,这时体温还是没有变化,40度左右。也不想去管它,反正也吃药了,之后就继续睡了。

第二天(12月23日)

凌晨5点半热醒了,量了体温还是40度,坐起来也没穿外套,不觉得冷。

想着这样烧下去也不是事,就采取物理降温吧。听说把脚放在凉水中可以降温,但是现在冬天里怕受不了,突然想起来阳台的瓷砖是凉的,于是就光着脚小心翼翼的踩在瓷砖上,刚开始觉得有点凉,慢慢地适应后觉得一点都不凉了,我就光脚在地上走来走去。走累了,搬个椅子坐在那里,脚放在冰凉的瓷砖上,同时用冷毛巾擦额头。在这里大概搞了两个小时,不停地量体温,好像降下去了一点,38度左右。

八点的时候又吃了一颗布洛芬,继续用物理降温的方法,忘记过了多久,体温没想到正常了,已经在37.5以下了,整个一天体温都没有再上升上去,头疼的症状也缓解了好多,也没有昨天犯困了。不过吃过中午饭也睡了三个小时。

第三天(12月24日)

早上起来喉咙有点疼,刷过牙,喝过水,感觉好了很多。今天一整天咽部不舒服,总是感觉有痰,总想把它给咳出来。几乎几分钟就要咳一次痰,刚开始还好,到后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喉咙疼了,不过到晚上十点,稍微好了一点,也没有痰了。

今天一天都没有发烧,除了喉咙不舒服,没有其他的症状了。

第四天(12月25日)

早上起来喉咙也不疼了,除了有点鼻塞没有其他症状了。我差不多好了。

总结一下

发烧:第一天的夜里3点半到第二天的早上9点半,大概一天半。发烧吃了药,但是体温一直没降下去,最后很奇怪一下就好了,应该是身体的免疫细胞战胜了病毒。网上说发烧一般要三天,如果三天继续发烧就要去医院了。另外,物理降温可能有效果,可以在家试下。

吃药:吃了3颗布洛芬和1颗对乙酰氨基酚片。后来才知道布洛芬和对乙酰氨基酚不能混着吃,它们都是退热镇痛的药,应该只吃一种药就行了,还好我是间隔了好几个小时才吃,不然药量就超了。

感受:发烧起来有点难受,头疼、没精神,和感冒的体验差不多。总体来说我这次没有受罪,也就烧了一天半,咳痰了一天,没有其他症状了。只是怕传染给家人,一直封闭在房间里不出去。

新冠没有药治疗,只能靠自身的抵抗力来消灭病毒,吃药只是缓解症状而已,不让自己太难受。真的没有药也不要害怕,可以想其他办法缓解,比如发烧了可以物理降温,一般三天内就会降烧。当然还有个万能药方,那就是「多喝水,多休息」。

2 thoughts on “阳的过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