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我们的婚礼·筹备

我们的婚礼·筹备

2012年9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前段时间,小蜜瓜为了我政审的事情满县城跑,据说晒得很黑,叮嘱我到家前先做好思想准备。hillway偷偷大不敬地给她起了个名字:黑小黝。

晚上八点多,汽车在商城汽车站门口停下,没有通知小蜜瓜,我们径自上楼了。小蜜瓜在我们回家之前刚做了发型:酒红色的蘑菇头,倒也没有觉得黑,反而感觉比以前时尚了很多,心里也宽慰很多。每次回家,总是害怕看到长辈日渐苍老的模样。

psb (1)

9月20日——9月23日 hillway在商城

hillway去年过年在我家住了几天,因为赶上走亲访友四处拜年,匆匆忙忙也没有怎么带他在县城里转悠,吃点商城小吃。这次时间倒是比较充裕,第一天一大早就去了对面的菜市场,叫上两碗我早已魂牵梦绕的馄饨,已经涨价到五元一碗了。汤是加酱油的,撒着葱花。虽然没有hillway吃的那样快,上颚却烫出了三个泡,不过还可以忍耐。hillway担心吃不饱,买了一张烧饼和我一人一半,好香好脆真好吃。

听说结婚当天和回门的时候,穿的用的都要是全新的,用的倒还好说,一提起买衣服就很头疼了,身材不好又不太舍得花钱,总是觉得很难搞定。本来网购了两条短袖连衣裙,可惜家里天气已经转凉,等到十一估计是穿不了了。

小蜜瓜吩咐我要重买。于是下午三人一起逛街,衣服没有买到,倒是买了五个皮鸭蛋和五个茶皮蛋。茶皮蛋是我最喜欢吃的了,好像其他地方也没有卖的,就是把没有做成功的皮蛋用茶叶卤水煮熟了吃,很香很香,比皮蛋和茶叶蛋都好吃,虽然现在看来不怎么健康营养。

在商城的第二天,我带着hillway去菜市场吃滑肉汤,里面除了滑肉,还有少许的黄花菜、萝卜。前一天烫出来的三个泡隐隐作痛,不过还是吃的很香。下午,小蜜瓜留在家中随时接待前来送礼的亲友,我和hillway在街上继续逛衣服,看中了一件长袖连衣裙,晚上小蜜瓜看了以后觉得不太适合我,倒是在另一家店里买了一件。hillway又很细心地翻着店里所有的款式,为小蜜瓜挑选了一件绿色皮夹克。看他用心的样子,被店员误认为是母子关系。

自从17日因顺利请假确定下来十一的婚事,小蜜瓜就开始着急起来,逢人便问“应该准备些什么?有哪些礼节?哎呀,我的脑袋都是越来越不够用的,没有经验,也没有帮手。想起来什么就要赶紧记下来,半夜想起来,就打着手电拿着小本本写下来。晚上就只睡几个小时……”

除了在家纺店里买来的几套床上用品,小蜜瓜还要特意准备两床缎子被面的棉被。棉花在刚播种的时候就和人家预订好了,第三天,小蜜瓜坐着三轮车,提着从菜场割的猪肉和糕点下乡买棉花了。等我们剥完早上去菜市场买来的两斤青豆,小蜜瓜发短信叫我们去菜市场弹棉花的店里搂被子回家,这速度可真够快的。除了两床棉被,还有一床迷你小被子,我们猜着大概是小蜜瓜准备以后给小熊仔用的吧。

下午,小蜜瓜拿出两个大号喜糖袋,装满香烟、喜糖和糕点,准备送给帮忙套被子的女人。按老家风俗是有讲究的,要夫妻和睦,头胎生儿子,有福气的女人才行。被子缝到最后要留下一道口子,用来放六种喜果(红枣、莲子等),还有一幅红筷子。

听说新弹的被子是不能盖的,否则棉花会断掉。新被子要先平铺压在床下一段时间,等到棉花的纤维都压实在了,连在一起了,才不会断掉。

小蜜瓜说,结婚是件大事,应该带上我们去告诉大地瓜知道才行。第四天,我们买好纸炮坐着小三轮去了紫云乡。那里的野草长的很高,已经淹没了原来那条窄窄的田间小路,少有人走。山上的草长得也很茂盛,清理一番之后,小蜜瓜就开始念念起来,说hillway的情况,说结婚的事情。我说,你咋不告诉大地瓜我考上公务员的事情呢?小蜜瓜说,你也可以说的呀,于是又接着说了考试的事情。

亲友和邻居那段时间来家里送礼总会说起大地瓜,要是还在的话,看到现在我们工作结婚该有多好呀,没有那个命呀。听着鼻子好酸,生离死别,人生中为何会遇到无力抗拒的事情?

就在hillway在山上磕头的时候,他的爸妈已经坐火车从天津回家,忙活起买新床的事情了。等到我们回到家里,hillway的妹妹打来电话“质问”起来,看来他爸已经哀怨地把hillway没有给他们打电话询问是否安全到家的事情传到北京去了。

psb (3)

9月24日 送日子 送聘礼

hillway的爸妈开着他四姨家卖太阳能的货车,带着聘礼、结婚时辰和烟酒来到我家,还有我们在汕头买的“三金”。小蜜瓜特意叫来大伯一家“主持”,中午在酒店又叫上能说会道的邻居作陪活跃气氛。大家把hillway的妈咪夸赞得笑靥如花,年轻、漂亮、时尚、能干等词纷纷用上一遍,听到有人夸赞自己的老婆,估计他爸听着也很高兴。

中午吃完饭,他们开着小货车把hillway带回了家。小蜜瓜特意买来商城的茶叶、山茶油和葛粉作为回赠。

psb (2)

9月25日——9月31日 各自在家

我和hillway各自在家的这一周,应该是他家那边比较忙,张罗的事情更多。这段时间,小蜜瓜松闲下来一些,该准备的也都准备了,主要是接待前来送礼的亲友,还有从宁夏、深圳和郑州特意赶来的亲戚。

这一周,不知道hillway在家都忙些什么,只知道从他走的第二天开始,就不自觉想念他起来,与日俱增,这两年里我们几乎都没有分开过。

本想着乘着在家几天,多吃点家乡小吃的,结果却上火了,嘴疼的厉害,也没有胃口了,都是那一碗馄饨和滑肉汤的错。这次从汕头回家,总觉得北方的空气有些干燥,尘土也多。买了一盒牛黄上清片吃了几天,总算不疼了。

过了几天,发现一亲戚穿着和我刚买准备回门的连衣裙一样布料和颜色的外套。小蜜瓜吩咐我,还要去街上重买,回门那天不能和她撞衫。真头疼,又要花钱。

十一前两天,我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在街上逛悠,寻觅着不再和别人重复又实惠的衣服。当我把在两家店里买来的衣服搭配着一起的时候,小蜜瓜说,你不要生气不要不开心哦,说句实话,你回门那天还是穿那件连衣裙吧,撞衫也比这套效果好。

郁闷……早这样还不如不去买了。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640.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浏览量:1,080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