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汕头求职记之骑驴找马

汕头求职记之骑驴找马

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其实要求并不高,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适合做什么,也不管用人单位条件怎样,几乎就是见到有相关招聘就是投简历。好在hillway在一旁把关,不停帮忙向熟人打听情况,才不至于“宁滥勿缺”的我到处乱撞。

2011年9月,看到网上汕头职业技术学院的笔试通知,辅导员岗位招聘一人,大致数了下有一百好几的人竞争。感觉希望也不大,还是乖乖交了一百块考试费,也没有怎么复习,有关辅导员政策的题都不会,小蜜瓜说我很懈怠所以就不可能考好。

hillway认识华南师大毕业的好吃妹,她自家妹妹在汕头某校代课,她们听hillway讲过我的大致情况,也很热心,汕头这边一有招聘信息就会告诉我们,哪哪单位出公告啦,哪哪学校招代课教师啦……那阵子,我一直不太想找教师工作的,自己也怯生生的,所以hillway和我说代课之类的事情,我都不太积极去和那些学校联系。

平时倒也相安无事,一到周末和节假日问题就来啦。hillway周末双休,而我只有一天假。因为领导说周六也有工作要做,所以周一到周五上班时间都是七小时,周六再用七个小时把前几天空缺的五个小时补上。同理,国家规定放假三天之类是算上周六的,但是我们周六是“合理”上班,所以节假日都要“正常”扣掉几天。不管是什么理由,后来发现这边的私人公司和小企业大都就是一月四天假。我们虽然有着好听的大盖帽,其实和私人小公司没有什么区别,领导都有着资本家的本性,而且工资比小公司还低。

开始我对于这种上班制度是没有太多想法的,只是hillway总是放假一个人在家也不能出去玩就不免牢骚几句。说着说着,还会把好吃妹家的代课妹作为例子拿出来讲,人家一天只上几小时课,周末双休,工资也不低如何如何,你还不如去代课……听着听着,我自己也觉得很委屈很憋屈,想着在汕头工作机会也不多,赚钱也少,前途渺茫,长此以往,hillway肯定嫌弃我,现在都开始絮叨我了,想着想着,我一边拿着锅铲炒菜,一边就哭起来了。hillway见状,也只好停下他连日来对代课妹的赞美,转而安慰起我来。

很快到了十月,开始准备国考,我在淘宝上买了一套华图模块宝典开始温习。结果公告出来,汕头提供适合我们专业的岗位只有两个,一个限应届生,一个限六级,都没有办法报考。只好选择附近地区,结果又因为不通方言被打了回来。磨磨蹭蹭到最后一天,报了要求“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及以上”的佛山调查队,出生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我竟然以“专业不符”为理由又被打了回来,我给审核单位打电话,又打给省里,甚至打给国家相关部门,不过是来回推,到后来给我的回答还是那句“专业不符”,那时已经过了报名日期,已经没有办法再报名了。就这样,我失去了国考的机会。hillway安慰我说,就是可以考也不一定能考上,一百多人竞争一个岗位呢,再说你在佛山我在汕头到时候也不太好办……

后来调整了几天,就开始整天里看高中语文教案,准备迎接十二月份的校园教师招聘了,想着不会再有生源的限制。就这样我一边看着hillway分批打印出来的我在网上整理的教案,一边用好吃妹给我账户和密码关注华南师大的校园招聘,和汕头这边其他的教师招聘信息。

那段时间正是报社筹备北京年会的时候,所有人都要到北京去,年会开幕时间正好和招聘会是同一天。hillway说这次校园招聘机会一定要把握住,一年也就不次,拖到后面,工作就越来越难找了。于是我抱着辞职的准备请求留在汕头大本营,一通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之后竟然同意了。

远离首都,自然也很少感受到年会筹备时热火朝天的氛围,只是在同事的只言片语和群里的聊天记录里知晓一些。当时他们租下一套房子,吃住办公都在里面,没有严格的上下班时间,由于领导喜欢深夜工作,上午睡觉,那些同事们经常在晚饭后被叫在一起开会知道凌晨两三点都是家常便饭。一同事报了国考,领导特批她回来一月知道国考结束再去北京,听她讲起那边的情景,有时候讲着讲着眼泪都下来了。

2011年12月,等到华南师大招聘会,随着汕头各个区教育局的节奏奔赴广州。结果可谓一片狼藉,被211和非应届生身份这两个要求卡的死死的,连潮南区都去不了,教育局已经下了文件通知,我只好无功而返。基本上可以说是,我在汕头想进公办学校当老师的愿望是彻底破灭了,注定这个行业与我无缘

但是,我还能在找什么样的工作呢?又想起了龙湖那所私立初中,正好又赶上期末,教导主任从校图书馆给我找了教材和教案,通知我下学期过来试讲。

2012年的前两个月,我一边在网上继续搜索招聘信息,一边和hillway忙着买房子的事情。过年回家之后,本以为可以顺利贷款,却发现既不满一年,户口也没有转过来,问题多多。在hillway的来回奔波中,事情总算解决,知名度也随之打响。

2012年2月,我收到汕大附属医院的面试通知,其实汕头大学下面的招聘我每次都会投简历,但自从暑假那次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通知过我了,这次有些意外。而且这一次之后,再发简历,也是杳无音信了,我简直怀疑是不是被他们屏蔽掉了。

在连续两天的笔试和面试之后,我被排在前两名之外。接下来就是去龙湖实验试讲了,hillway精心给我做了一个足以让人振奋的ppt,只可惜我自己试讲太不给力,在课程设计上没有很好地贴合初二小孩的接受能力,被反映“不太理想”,我自己也“不太理想”。

2012年3月,报社的姐们要破釜沉舟准备省考,已经辞了工作,而我却没有她那样的勇气,也是因为对自己的能力没有把握,只是一边工作一边复习。

这次省考将乡镇选调生单列出来,我报了要求研究生学历的龙湖区选调生,虽然只报了一百人上下,我还是无缘进入面试。只好等待五月底的地市级招录。

在此期间,又在网上看到少年宫那里一家职业技术学院招聘,看上面的介绍想去了解下具体情况,中午赶忙回去取简历和复印件,两点的时候跟着从绿茵庄出来的学生流一起过去了。聊了会儿基本情况,我问他,有没有三险一金?他说,学校一部分领导有社保,其他的都没有,也许以后会有。我想,这个以后就是未知数了吧。看来汕头这边不给员工交社保的私企有很多。

2012年5月,广东地市级简章公布,汕头地区符合我们专业报考的职位数量可观,还有几个限制研究生的职位可以选择和观望。报社的姐们说这次我们像是踩着狗屎,可要把握住机会,争取一次都考上呀。在报名的时候,hillway一再强调,要吸取上次国考未能成功报名的教训,一定要及时和他们打电话沟通。果然,在审核的时候,又因为专业问题不太顺利,在我和hillway多次给单位打电话沟通的情况下,终于通过审核取得考试资格。

2012年6月12日,我查到自己的笔试成绩,很意外,竟然是第一名,其实考完试自己感觉挺糟糕的。其实在笔试成绩出来之前,我就开始着手面试的准备,在网上搜索到广东省历年来面试的真题和参考答案。自己先对面试的基本情况做了了解和学习,接下来hillway每天督促我模拟面试现场进行一问一答的训练。其实hillway平时对我学习问题一直比较纵容,但这一次无论是笔试还是面试的准备,他都督促的很紧,要求也比较严格,他说因为这次机会太难得了,说不定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我觉得也是这样。

在笔试成绩出来的时候,hillway为了是不是要上辅导班的问题还纠结了好几天,他担心要是因为没有报班而落榜的话就太可惜了,还是花钱求安心比较好。而我却不想去上,一来是没有时间也舍不得钱,二来我觉得自己学习再加上hillway训练也够了,以为认识一些找不到工作在辅导班上过班的朋友,辅导班老师也不可能每天像hillway这样认认真真一对一的训练辅导,水平也不会高到哪里去,要不然他自己也不会在那里干了。后来,hillway又把他们公司管人事的领导叫来,请吃饭后专门又给我辅导了一个晚上。

资格审查之后,忐忑不安地等到了面试的那一天,在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也是惊讶与意外的感觉,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很多,也是第一名。接下来的体检,在小蜜瓜和hillway妈咪虔诚的拜祖宗烧纸钱的过程中也顺利通过了。

总体上来说,我在汕头求职的经历也算尘埃落定了。找工作,真是不容易呀。

public servant 2

teacher

public servant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600.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浏览量:1,544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