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汕头求职记之焦躁暑假

汕头求职记之焦躁暑假

又到暑假,看到汕头市金平区、龙湖区和濠江区教育局的招教通知陆续发布出来,上面的条件限制还是本市或本区生源。我猜想着如果放在上个月,我和hillway又该有多么难过与失望。这些通知又让我回想起了去年暑假刚来汕头的情景。

虽然我读了七年的师范,可能是性格原因,总是不太愿意去做老师,生怕驾驭不好耽误了学生又折磨了自己。但是不管是否喜爱,在目前的就业形势下,比起在私企里做文秘行政工作,能够做一个公办高中语文教师是很不错的。

2011年3月,打定主意和hillway到汕头生活,放弃了义乌教育局几乎没有太大悬念的招教考试,在杏园餐厅门口目送胡胡上了校车。在毕业前的几个月里,我们在汕头教育局网站和以前的招聘信息上搜索到许多汕头公办和私立学校的联系方式,除了挨个将简历发到学校电子邮箱,并一一打电话询问。公办学校要不说不招,要不就说要等教育局统一招录,私立学校有几个倒是有些兴趣,约在毕业到汕头以后再看看。

除了中学教师,当时还发现汕头大学的招聘信息也挺频繁,下面的学院机构等经常会招人事关系不转入学院的聘用人员,于是遇见也都积极在网上投了简历。坨坨说目标可以广泛一些,记得一天晚上在宿舍她在百度招聘里找到一家冠名羊城晚报的报纸招聘编辑,说看着还可以,投个简历试试,但是后来了无音讯。

6月15日毕业典礼那天,我正在研究生办公室领取毕业证和学位证,接到汕头大学的面试电话,在没有任何离校准备的情况下,一边匆忙会宿舍收拾东西,一边托hillway去骆家塘代售点买了张火车票,留下他一人收拾宿舍“残局”。

本以为希望挺大,还特意在汕头大学附近的陀浦租了房子,想着以后上班会近些。事情有时候根本不按个人想象的发展,房子租定以后被告知录取了同校在职人员。

我盼来了风尘仆仆的hillway,装了网线,继续在网上搜索招聘信息。暑假各区教育局的招教考试如期开始了,除了潮南区,我都没有资格报名。当时小蜜瓜和hillway想着潮南区太远就没有让我一个人去报名,而且当时连怎么去那里都不知道。

那个时候招聘信息并不多,当时发现汕头求职网,上面信息挺多,但几乎都是私企小公司、私立学校等,发现原来投的那家报社还在招人,便又一次连同其他私立学校等一同投了一堆简历。hillway说我就像饥不择食,也不看看这些工作单位的具体情况,他帮我向本地的熟人打听了一番。

当时潮阳区和澄海区的私立学校,还有打工子弟学校等在网上回复面试时间,考虑了一下还是没去。后来hillway陪着我去面试了市区的某网校和那家报社,天气挺热,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其实他和他家里人当时都挺想利用培训前的时间回家,只可惜我在汕头找工作,也一直没能回去。

hillway听说私立学校里,龙湖实验还不错,于是我们去邮局给校长寄了简历和自荐信,很快得到回复。通知我去学校的那天下午,学校正在期末考试,由于去的早,和门口保安聊了会儿,他说学校待遇挺不错的怎样。当时他们要召开下学期录取工作会议,就把我叫到会议室里,对着几个校领导询问了一些基本问题,后来说因为要试讲,所以要等到开学才行,到时候再联系。

某网校在一家写字楼里面,隔壁是天音公司办事处。之前我对网校没有什么概念,到那里一看发现就像一对一的家教辅导公司,晚上也要上班。先是做了一套高考的古文和现代文阅读,然后到校长办公室谈了一会,他觉得我对汕头这边的教材之类不够了解,就先安排一个初二小男孩给我试教一堂课,说他的阅读和作文不好。过了几天,一个女员工通知我过去,结果那小孩家长有事情,他自己不愿意一人来,后来就定在晚上辅导。没有试讲成,校长又把我叫到办公室,他穿着拖鞋翘着二郎腿问我准备的情况。我说第一堂辅导主要还是要先了解小孩的基本情况,先拿辅导题给他做做看,知道具体的知识掌握程度才好确定具体的辅导计划。他一听表情很不满意,把电脑打开,给我看了另一位化学老师的教学准备,他把十六次课的具体上课内容、重难点全都具体列了出来,好几页的样子。校长说,人家家长把小孩送过来辅导,是要看到这种准备效果才行的,要不然生意也做不下去。你这种是不行的。我不得不承认既没有领会到他当时叫我准备的具体用意,也没有类似辅导班的经验,虽然这种教学计划对每个学生都是一样的。临走,他还是让我回去准备一个新的给他看。我问这边有没有给老师提供的教材和参考资料呢,他说没有,这些都是老师自己准备自己找的,网校不管。我当时在想,那么这和自己去联系做家教有什么区别呢?出来后,我步行到三联书店买了本初中阅读辅导书,按照校长要求的样子做了一个教学计划。过几天,他在邮箱回复说,因为我家住的太远,不适合晚上辅导,所以现在还没有小孩可教,叫我等着再联系,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而且这也不适合作为一项长期工作来做。

羊城晚报冠名的报社,敲开门,小小的办公室还套着一个卫生间,坐了三个人。先是填了一张表,便被带到另一间主编办公室,宽敞的多,问了一堆问题,对财经和潮汕了解很少,回答起来也很难受。之后收到他们的一段采访录音,要整理成文字,并写一篇文章出来。我开着电脑,听着里面潮汕普通话说着“天线”“天线”,hillway时而安静的躺在旁边时而发出几声不厌烦的吼吼,在一个清早算是交了差。大概等了一周没有任何反应,我和hillway说,他们会不会是以叫人免费整理录音和写稿的形式来招聘的呀?他说,要给报社发封邮件申明,不能免费发表我们写的稿子。我想这样挺不好的,再等等吧。

2011年7月,hillway离开陀浦去培训了,在小蜜瓜来的前一天中午,我一个人来到西堤附近的汕头市某酒业有限公司,临走他们给我一些试用装的洋酒和雨伞等东西,后来也就没有消息了。今年听说这家公司涉嫌走私法国洋酒一百余万元,已经被海关缉私警察立案调查了。除了判刑和处罚,估计离倒闭也不远了。

又过了两天,报社通知我复试,其实就是通知我可以录用,再给我几天时间考虑。现在报社处于起步阶段,以后待遇会慢慢好起来。本科生就执行广东省规定的大学生最低工资,研究生多200块。不管档案和户口的事情,每周六都要上班,也没有三险一金,不签合同,如果干满一年,他们的广告公司会代缴社保。我考虑了几天,同意了。因为我实在不想无所事事呆在家里,没有一分钱赚。

用人单位在遵循国家规定的时候总是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而且言之凿凿。那些对员工有利的,则唯恐避之不及。如果大家心知肚明,则先是诉说目前比较困难的现状,强调牺牲和奉献精神,举出一两个典型来,然后再构想美好的前景,给人以无限期望。在美丽的幻景中,有些时候你真会暂时忘记现在的窘迫。但是肥皂泡是管不长久的,过段时间就破了,就不得不再吹几个来让大家看看。

2011年7月21日,我开始在汕头上班的第一天。过了两天,来了一位新同事,她上来就问我,你一个研究生为啥要在这里干。除了主编和两个老员工,就还有一个刚来一个多月美编、一个暑期实习生、一个找到网站编辑工作即将辞职的员工。大致打听了一下,以前的员工几乎都辞职走掉了,有点“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的意思。那位要辞职的员工几乎干满一年,但是7月出版的报纸她还带着实习记者的称呼,回家大哭一场之后领了工资就走了。

几天观察之后,我也发现这里的实际情况和想象的大不一样。虽然面对着质疑与劝说,但是由于手头上还没有其他的工作机会,还是继续干着。

由于套着卫生间的办公室实在容纳不下我们六个人,于是便整理出楼下一间堆杂物的房间,配置了新桌椅和新电脑。开始那几天我以一天一篇稿的速度写稿,按时上下班,工作环境还挺舒适,工作强度也不大。听说美编作为唯一的男生和实习生一起被叫来叫去干杂货,晚上很晚才能回家。

2011年8月,看到汕头职业技术学校招聘辅导员的通知便去报了名,等到月底也没有任何考试通知。由于申请延期两月的档案和户口已经到期,只好与报社签了即将失效的三方协议书,托同学将档案和组织关系转到汕头来,户口打回老家。

shantoujob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599.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浏览量:1,269 次阅读
  1. GoonerHo
    2012年7月8日20:30 | #1

    作为一个刚毕业出来胡混份工作的准双失青年,对以你这样的条件走的求职路表示十分的同情。其实我留言是想问问在一年前刚毕业到现在一年后情况是否改变了呢。望能再文《汕头求职记之焦躁暑假之2》

  2. Jasmine Xie
    2012年7月9日09:30 | #2

    @GoonerHo

    暑假到现在的还有一篇总结正在写,过段时间就发出来了。祝你能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