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婚纱照之换装造型(2)

婚纱照之换装造型(2)

化妆完毕,我迫不及待奔上二楼的服装区,非常期待自己穿上婚纱和礼服的样子。

一个二十左右的小姑娘接过我们的卡片,说:“我就是你们今天的服装师”。本来以为她会给出很专业的参考意见,结果连不专业的意见也没有,只是规定第一套先照礼服。

第一套是hillway给我挑选的米黄色抹胸礼服,穿好之后我下楼找之前的化妆师造型,她把我的直发烫卷,喷了定型胶,将一对耳环用双面胶粘到没有耳洞的耳朵上。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卷发的样子,走到楼上,hillway穿着一套纯白色的套装在等呀等,他说快十一点啦,我们第一组还没有开始拍呢。

045

等呀等,摄影师叫我们进去,他叫我往不同方向扭头,说一只眼睛画的不好,要重新画,助手带我去楼下叫来化妆总监重新画了一下,又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把卷发仔细打理一番,感觉这个摄影师挺负责任的。

038

第二套店里说要穿宫廷装,试了一件把我包的像紫色胖茄子模样的宫廷装以后,甚不满意。其实我打算是穿一套色彩明快的小短裙,拍一组青春活泼感觉的。无奈只有一件蓝色小短裙我能套上,看到镜中的效果,不得不承认身材“高大”的我无力挑战这种风格,只好继续找长长的款式。后来选中一款大红的抹胸,结婚照嘛,还是要来点喜庆的颜色。这次造型是一个松松的马尾辫和一个水晶发卡。hillway换上一套纯黑色的衬衣西裤,发现他今天挺帅的呢,嘻嘻。

058

进到拍摄布景,摄影师给我拍了两张照片之后拿给我看,问我是不是满意这种造型,我说还好,除了这件大红礼服没有其他可选了,都穿不上。就是脖子感觉很空,他叫助手拿来一个项链戴上。hillway不知去向,等我拍了几张单独的之后,助理把他找回来了。

053

第三套是白色婚纱,我考虑要四套衣服颜色变化大一些,看中一款吊脖粉花粉腰带的。由于我挑选时间可能有些长,站在一旁自称是“服装师”的小姑娘扭过头直喊“崩溃,真崩溃”,我也不好意思在试穿以后再换别的了,就再一次被带到下面造型。从镜子里,我看到化妆师把我的头发盘起来,缓缓地给我头上戴了一块白纱,我的心中一热,忽然有一种即将嫁人的激动不安又兴奋的感觉。

026

过了一会儿,摄影师把我们叫进去,前后左右打量了我一番,好像是对发型不满意,叫助手带我下楼,把头上戴的白纱摘掉了,又换了一种盘发。

在等待中,我去照了照镜子,感觉这种吊脖子的把胸兜的很突出很明显,就去征求hillway的意见。

“你看这件衣服好不好?显得我有两个mimi。”

“没有mimi那就是老爷们。”

“不是,你看照片拍出来人家会看到我前面有两个mimi,很明显。”

“废话,mimi不长前面,难道还长在后面?”

罢了,不问了。进去之后,摄影师让我站在设计好的背景前,调好光,一远一近分别给我照了一张,叫我过去看相机里的效果,问我要不要换衣服,对自己造型满意不?

020

本来我自己感觉就有些怪,听他这么一问更有些怀疑了,他们只说“要相信自己第一感觉”,hillway穿着似企鹅般的传统黑西服,站在一旁说“你自己看吧,我觉得怎样都挺好。” 想到这套白纱是今天的主角,就出去找衣服了。服装师一看见我本来进去怎么又出来,开始新一轮的“很崩溃”,一位年纪比较大的阿姨过来给我挑了一件抹胸腰部点缀大红缎带的白纱,我匆忙换上,发型也不换了,摄影师给我照了两张叫我看,效果比之前好多了,幸亏换了过来,要不然拍出来人家都看见我前面兜着两个mimi。

007

第四件是古装,旗袍我是塞不进去的,就试穿了之前看中的粉色小凤仙,无奈穿不出味道,肥肥大大的衣服,感觉自己就像是秦淮河的歌女。提出要再换一套,之前的小姑娘已经在休息室里坐着“崩溃”,不再管我了。那位阿姨说“其他的小凤仙样式会显得更加老气,要不你就穿这件黄色的韩服吧。”穿上以后,还是感觉不理想,半斤八两,在我的犹豫中,那位阿姨说,“快点决定吧,大家速度都比你快,要赶紧决定了好下楼做造型。”唉,算了,风尘就风尘吧,幸好做了造型搭配了一下,效果好多了。

124

摄影师还是先照了两张叫我看效果,我又犹豫了,不过这次古装也是没有其他选择的,hillway在一旁说“挺好的,都挺好的。”豁出去了,大不了丑了自己藏着掖着,好歹也要来点古装的感觉呀。

128

第四组照片拍完,hillway说:“赶紧去挑海边拖尾的白纱,别被那几对都穿走了。”那个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我的旁边,给我推荐了一款吊带比较简单的白纱,我换上去就直接造型了,还是盘发,后面点缀了三朵花。

回来以后,我问hillway,你今天有什么感受呀,他说:“我发现了,男的都是陪衬。你们一会儿选衣服,一会儿造型,都以你们为主。我们都是随便递过来一套,半分钟就穿好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坐在那里发呆看电视。化妆也是很简单,脸上随便刷了一层粉,弄点定发胶就没有了。”

虽然我一直跑上跑下,由于不够苗条被一套套衣服勒的胸闷气喘,但是一直都很期待很兴奋,一直没有感到累。

等到我们坐上公交车,晚上八点到家的时候,一下子松懈下来,快要散架了。饥肠辘辘,赶紧忙着蒸米饭,做了青椒肉丝和耗油生菜,吃的特别香,这次买的青椒真的是太辣了。

吃完晚饭,还是不得闲,还要赶紧洗掉身上的粉底和灰尘。令我无比抓狂的是头发,由于有一大块都是倒梳制造蓬松效果,加之我头发又细又软,奶奶的,小半瓶焗油膏上去竟然无动于衷,清掉又换洗发水上场,还是不行,再用精华素,奶奶的,不管了,发扬拼命三郎的精神,呲牙裂嘴乱扯一通,在一堆断发的伤亡之后,总算是梳顺了,不容易呀。

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了,心中的一件大事总算完成了。

hillway说:“我家那位黑不溜秋,土了吧唧的胖阿莉又变回来啦!”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579.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浏览量:1,016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