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黄花菜与忘忧草

黄花菜与忘忧草

早上看微博,有人说忘忧草和黄花菜是一种生物,起初还不太相信。两个名字一雅一俗,怎么也联系不上呀。

想想周华健要是唱:“黄花菜,黄花菜,忘了就好,梦里知多少……”该有多搞笑呀,这首歌意境马上就没有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肚子饿了,想吃我们家楼下的滑肉汤了呢。

上网查了下,原来真的是这样:

黄花菜学名Hemerocallis citrina Baroni,别名萱草、忘忧草、金针菜、萱草花、健脑菜、安神菜、绿葱、鹿葱花、萱萼。

虽然得到佐证,但是还是很疑惑,这两种名字品味差距很大呀,再看“忘忧草”的由来:

据《诗经》记载“焉得谖草,言树之背”。古代有位妇人因丈夫远征,遂在家居北堂栽种萱草,借以解愁忘忧,从此世人称之为“忘忧草”。吴中书生谓之疗愁。嵇康《养生论》云:“萱草忘忧”。历代文人也常以之为咏吟的题材,苏东坡曾赋日:“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白居易诗云:“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

大俗即大雅呀,全在于文人怎么给它取名啦。新鲜的时候,虽然长得有些小家子气,但可以观赏,再然后可以食用,特别是放在滑肉汤了,味道特别好,有了这么好吃的东西,一切烦恼忧愁都忘光光啦。

好想回家吃滑肉汤呀,等呀等,等到黄花菜都凉喽。

黄花菜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566.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浏览量:1,219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