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养鸡仔记

养鸡仔记

2011年12月1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小蜜瓜刚才发来短信说:隔壁邻居在家里养了十只小鸡仔,有一只病病怏怏的,成天歪着头,那家里的人说:就像在拉小提琴一样。大家也就这么一笑而过了。

练习拉小提琴的鸡仔,样子固然可笑,其实它更可怜,随时都有可能死掉,它们的生命很脆弱。自从hillway写了一篇文章探讨人为什么活着,在我们一起看网站统计的时候,发现几乎每天都有人在搜索这句话,我也在想。人为什么活着,鸡仔为什么活着呢?

小时候,我也养过几次小鸡,小蜜瓜捉回来给我玩的,因为家里就我一个小孩,就让几只小鸡给我做伴。在我的印象中,这些小鸡生命都很短,养过一段时间,陆陆续续都死掉了。由于住的是楼房,我们用纸箱做了窝,放在家里,买些小米什么的来喂它们,我还会经常在学校操场的墙根旁挖蚯蚓带回家。有时候会带它们去天台上遛弯放风,呼吸下新鲜空气,到后来还剩下生命力顽强的两只小鸡。在一天放学后,楼下的邻居告诉我,由于天台没有护栏,有一只小鸡不小心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很惨。另外的那一只后来也郁郁寡欢,不知所终。

鸡仔

养过时间最长、印象最深的一只小鸡是寄养在姥姥家的,当五个同伴陆陆续续死去之后,它顽强地活了下来。二姨见它形单影只怕它会寂寞,特地上街上买回一只和它做伴。日子久了,我家的小鸡和她家的小鸡难免磕磕碰碰,心地善良的二姨看不惯我家那只小鸡的种种所作所为,经常会找我和小蜜瓜说道说道,好像那只小鸡是一个需要管教的调皮孩子一样。

比如说我家的小鸡不喜欢在屋里待着,总喜欢出去玩,但是她家的小鸡是一只“宅鸡”,就喜欢在家待着,可惜又生怕寂寞。每次姥姥出门的时候,我家的小鸡就顺着门缝跑出去了,姥姥眼神不好,没有注意脚下,而她家的跟在后面总是会慢半拍地被门夹着脚。有一次被夹的挺厉害,过了两三天走路还是不太麻利。二姨就开始心疼起来,一边数落姥姥关门不注意,不面数落我家的小鸡“鸡品”不好,自己不老实待着还拖累人家。

姥姥家院子旁边是单位食堂的仓库,当两只小鸡在准许防风的时间在院子里溜达的时候,我家的那只鸡又不老实了,一溜烟转进人家的仓库里,二姨家的跟屁虫也要进去。问题又来了,我家的那只轻车熟路进去逛逛一会也就出来了。她家的就比较憨厚,相当于现在说的“路痴”,不管怎么唤,半天都出不来,又急又气的二姨只好绕到公司去找仓库管理员把它找出来,几次之后,管理员也不太耐烦了。于是乎,二姨只好找来自己用过的一把破伞堵住仓库的缝隙,说她家的鸡本来一向老实本分,就是我家的鸡硬生生地把它给带坏了,白白受了好多的委屈。

天气慢慢变冷了,两只小鸡的睡觉问题也被二姨经常说道。罪魁祸首还是我家那只小鸡,因为它总是蹲在人家身上睡觉,她家那命苦的小鸡被压在下面,一压就是一整晚。二姨看不过去,就把她家的小鸡拿起来放在上面,没过多久又被压在下面了。

一只被欺负的小鸡最终还是死了。那只霸道的小鸡也容不下了,小蜜瓜把带回了家,为防止不小心坠楼,就用绳绑住了脚。

它的确生命力十分顽强,我渐渐地看它从嫩黄的绒毛里长出了羽毛,两只小翅膀开始扑闪扑闪,慢慢褪去幼时的模样,不能叫做鸡仔了,也不好玩了。在楼房养鸡,时间久了,也是件麻烦事,到它长得大些的时候,无奈把它变成了一盘红烧鸡块。

其实小鸡仔变成餐桌上的红烧鸡块或是辣子鸡什么的,也许是大多数鸡最后的命运归属,它们活着仿佛就是为了供人食用。但是看着自己养大的小鸡,心里却很难过,我们谁也没有吃它,盘子一动未动。

姥姥下午到我家里来,问小鸡现在怎么样了,我带她到厨房,指了指那盘鸡块,姥姥当时既气愤又难过,说了句,怎么下得了手呀?其实姥姥作为传统的家庭主妇,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为我们做可口的饭菜,也亲手宰过很多的鸡鸭鱼。

那些是从菜市场买来的,而这一只小鸡是看着它长大的,带着我们的感情。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457.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浏览量:1,678 次阅读
  1. qsl
    2011年12月18日21:20 | #1

    “到它长得大些的时候,无奈把它变成了一盘红烧鸡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