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我已无能为力

我已无能为力

2011年12月1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连续跑了三天的招聘会,每天早上六点多起床,吃过早饭就去桃李园排队了。

IMG_5034

八号早上,七点多,汕头市区一些省级重点学校前面,早早就有一大堆西装革履的男男女女在排队等候,相比之下,金平区的教育局展位相对冷清。原定八点半的招聘,汕头市一中的老师八点就过来了,她拿过我的简历很客气的说:“我们学校有规定,只能接受211工程院校的毕业生,你赶紧到其他学校看看吧。”一连问了几个,都不行,想想人家都是省级重点高中条件高,就去金平区排队吧。负责收简历的倒是没有说什么,来者不拒开始填写登记表和志愿,我看大家填的都还是清一色的重点高中,我想稳妥些就填了一般般的学校。这一天接下来的时候,和hillway打电话汇报“工作”,都不敢说很长时间,生怕那边打电话过来通知说课。小心翼翼等到晚上,还是没有动静,hillway安慰我说,毕业于华南师大的好吃妹告诉他,说不等会等到招聘会结束后统一通知。抱着失望过后的小希望,准备第二天的招聘。

九号早上,还是七点多,桃李园潮南区教育局前面门可罗雀,加起来还不到十人。大家都很精明,本校学生都想去一线城市发展,像汕头这种发展落后的特区,也是挤着往中心城区的学校里进,听他们的口气连金平区教育局都是不屑一顾的。早上风很大,我们几个人在等待中攀谈起来。有个男生是本校的,我说你们华南师大毕业工作应该不难找呀,昨天我排队的时候看见当场就签了好几个。他说其实竞争也是很大的,他们这个专业一年就毕业五百多个师范生,今天来招聘的潮南区虽说是汕头最偏的,不过自己是那里的人,能回去也好。

就这样,原定八点半的招聘会,一直等到九点二十,潮南区的老师才慢悠悠从小车里出来。我想他们看到只有我们十几个人站到那里等,心里虽然有所准备应该也不会高兴,他们仿佛根本不会考虑我们在大风降温的室外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感受。这个区一共来了五个学校,所有人都挤向相对最好的那个,随着旁边发宣传单的老师又分流过去了一些,剩下三个学校的前面几乎无人问津,几个老师坐在那里吹风。其中一所高中的校长对我表现出了兴趣,介绍了学校的情况,说教师待遇所有加起来是三千多,给我一张评分表,指定了一篇课文叫我一点的时候过来试讲。

投了几份简历之后,转战中山厅濠江区两所学校的招聘,多媒体宣传片刚放映完,第一所学校人气较旺,老师只管收简历,我也投了一份。第二个学校比较冷清,那个老师说:上面教育局对他们区有规定,必须是211工程院校以上的毕业生才能录取,而且必须是师范生,即使有教师资格证的华师大毕业生也不行。就把简历还给我了。我想,既然整个区都有这个规定,那第一份简历拿回去好了,反正也不会录取的,到中山厅看见一个老师正在翻看我的简历,和他说了几句自己的情况,他没有说什么,我也没好意思要回。看到门口有些学生拿着教案在背,我问他们准备的哪所学校?他们说是金平区的教育局,我知道这个自己是没有戏了,都已经通知过了。回头想想也是,既然濠江区都要211工程,那金平区肯定也是这个标准无疑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教案巩固,基本上掌握了高中的教学内容与讲课流程,中午回去吃了午饭就早早去了说课的地点。校长已经在那里了,我走过去他拿出我的简历说,中午潮南区长和区里的教育局问过上面的领导了,给他们规定的也是211工程以上,他们学校没有录取的权利,只能等那些领导视招聘情况重新商议之后再说了,给了一张他的名片,说以后再联系,就叫我回去了。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打击。

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打击的准备,但是我没有想到整个汕头市已经规定了不管中心城区还是偏远地区,全都要求是211工程师范类应届毕业生,这无疑是把所有的路都封死了。我不仅没有了挑选任何一家的学校的权利,我也没有任何一个应聘的机会。再等到暑假的招教考试又会被户口和生源、应届生身份等问题拒之门外,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在汕头做教师这条路还能否行得通了。

很沮丧地回到招待所,同样来找工作的湛江师范学院,韩山师范学院的两个女生也是一脸的失望,另一位陕西师范大学的免费师范生想去一线城市,也因为只有本科学历连在某学校前面排队的资格都没有,等待最后的毕业分配。

想想自己从汕头跑到这里来找工作,一待就是几天被汕头完全否定掉心里总有不甘,听说下午两点半在桃李园有广州市七中的招聘,虽然知道要求条件肯定不低,还是和她们吹着呼呼的风又赶过去了。队伍的规模很壮观,每个科目前面都排起了长龙,与旁边仍然在等待收简历的汕头市某偏远地区的教育局冷冷清清的招聘形成鲜明的对比,也许这个限制也并非他们所愿吧。

毕业生和用人单位都在相互选择,大家都想去好城市好单位,都想录取最优秀的毕业生,关键是岗位只有那么多,大家挤在一起竞争就很激烈了。一场招聘会下来,挑挑选选,能找到称心如意工作的总在少数。

hillway在临走的时候说:“你应聘的时候最好不要提你本科的院校,那些在学校里获得的国家和校级奖学金,什么荣誉证书的都不要附在简历后面,省的人家看到你的本科学校有所想法。”希望这个二本的师范院校不要为我减分,我明白他的用意,我也知道这是为了顺应现在名校的效应,但是我心里却感到很悲哀、很难过。不能以此为骄傲,连提及都省去了。

我在这个二本学校里度过四年的时光,它并非名门但是也让我们收获了很多的知识与技能,我并不觉得它比别人差很多,我也并不觉得所谓的工程学校的学生比我们优秀多少,为什么现在却成了要尽量回避的东西呢,非要用上一块研究生学历的遮羞布来盖住,况且这块遮羞布也不是什么工程。我为什么要去回避这些东西呢?我的院校,我的生源,它们有什么过错?

下午四点左右,收到濠江区一中学电话叫我过去面试,是上午那个本想要回简历的学校,没有想到会意外通知。当时屋里还有一位女生正在问工资待遇,那个老师说工作很辛苦,待遇很一般,工资加起来两千左右。那个女生说我还应聘了其他学校,想再等等消息,这个我要考虑,就走了。轮到我了,对照简历问了一下基本情况,之前代课情况,随即点了篇课文进行了简短的说课。就叫我回去等商量结果,五点之前答复。

吃过晚饭,我们几个窝在招待所的被窝里聊天,到八点多的时候接到他们的电话,叫我第二天早上找他们去签协议。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好像一下子石头落了地,轻松了一下,之后又很纳闷怎么不限工程院校了吗?下铺有个汕头潮南区来培训的初中老师,她说自己工作三年,现在工资是每月1400,一边上课一边在做安利的推销,很多老师都这样。工资是一个问题,虽然不比现在工作高,在hillway要求我找到有编制的教师工作的任务下,还不是最关键的问题,只是中间有很多疑点,包括我现在已经没有了就业协议书的问题。就这样,反复思考担心,几乎一夜都没有睡好。

十号早上,依旧是七点多,风很大,田径场里还在布置招聘会场,排队等到八点半进场以后,就在邀我签协议的学校前面排队。招聘单位到九点陆续都开始招聘了,我还在等,一直等到差不多十点钟,濠江区教育局几个人说说笑笑过来了,我赶紧过去,那老师改口说:“教育局说你不是工程院校,人事局那边不同意,我们这边也不好办。”在预料之中的又一次的失望。

在他们那里排队已经浪费了很长的时间,我只好换到潮阳区教育局后面排队,只有一个老师在那里负责收简历和填表,这是hillway工作的区,我知道教育局也给他们下了这个规定,但是现在我来到招聘会总不能直接回去吧。说不定这个区定下的150个招聘计划没有招满会有变动呢,还是试一试吧。我站在s型队伍的尾巴,听旁边的潮州生源的毕业生说现在他们那边限定了211工程院校,所以排到汕头这边看看,其实汕头也不例外。

再看看旁边排在龙湖区教育局和金平区教育局后面的两排长长的队伍,一直等到了十一点多,都没有一个人过来,只是最后的广播轻描淡写,以一句“临时有事不能前来”就把那些求职者打发了,也许他们去其他展位未必找到工作,消息不够灵通,但是却白白浪费了招聘会最宝贵的一个上午的时间。

就这样,不管别人是什么条件,我都去投了简历,学校老师说我们有规定,我说简历可不可放在这里,以后如果有招聘需求,符合条件的话再联系,他们也就收下了了。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我改变不了他们的规定,我改变不了我毕业的学校,我改变不了我的生源和户口,我只能把我可以做的做到了,也就无能为力了。

我想回家了,好累。

7f9e9b4djw1dn667c3exnj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452.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浏览量:1,280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