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告别鮀浦

告别鮀浦

2011年12月2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11年9月18号搬出去以后,按说应该把500块押金退回的。9月26号,去找房东要回租房押金,她说因为九月份的水电费还没有交,所以不能全部退还。又说因为我们六月底搬进去住的,月底还有十天的水费也没有交,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一共用了20几吨水五十几块钱,我就奇怪了,十天怎么会用这么多的水呢?她说:“谁知道你成天在那里搞什么,我也奇怪你怎么用的?”我说这个肯定错了,要重新查。她竟然又叫我自己回鮀浦翻水表,找居委会去查,而且过去几个月已经没法具体到那个时间了,真是太可恶了。当初想着她在龙湖区工商局上班,也算是有身份的人,租的房子又是鮀浦工商所的家属楼,应该比较有保障,哪知猫腻也很多。

之后几个月里,每过一段时间,我都要催问退押金的事情,一直到元旦前几天,她才答应叫我去工商所找她。给我一张单子,上面写着9月份18天的水费一共是85块钱。又是出奇的多,是七八月两个月水费的总和。加上每个月一百多块的电费,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她就要收走将近2000块钱。hillway说:“叫你暑假不在老家呆着,非要跑到汕头来。”

现在想想住在鮀浦的三个月,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在一年中最炎热的三个月里,我们住在八楼的顶楼,晚上热的要命,又不得不开那古董级如拖拉机般的空调,超级费电;每天用水都需要开水泵抽水,还需时时留意房间的开关以防水泵烧坏,每天晚上周末都抽不上水,洗澡要等到十点以后,后来小蜜瓜买来水桶蓄水备用;当我们习惯了屋里消灭不了的蟑螂,又来了吊顶上的不明物;门外的路上每天大货车飞驰而过,也没有一条人行横道,在亲眼目睹几次车祸后,过马路走的是提心吊胆,尽量减少出行;每天早上站在太阳下等6路公交,一等就等上二三十分钟,再加上四十分钟的车程。晚上再等,然后回鮀浦,天都黑透了;处在郊区也没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小蜜瓜成天在屋里闷得要命,语言也不通。特别是每天下午,屋里就像蒸笼一样;房间对面一家搬走了,变成这栋居民的垃圾储藏堆,什么都往里面扔,一开门看见就十分难受,房东答应会砌墙堵上,也是我们现在搬走了还是原样……

房东说,她现在正在和一个汕大的学生聊,就要住进去了。比我们幸运的是,房间已经打扫干净,蟑螂也少了,住在顶楼而天气已经不热了。

641167cfjw1dlhpslr6khj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389.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浏览量:1,213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