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海盐高级中学教师招聘过程谈

海盐高级中学教师招聘过程谈

接到海盐高中的考试通知是12月底,说是1月3号去学校参加笔试和面试。我考虑了两天,最后还是去了。

坐车到海宁,这时的海盐还没有火车站。然后坐直接到海盐汽车站的中巴,5块钱。下了汽车,到车站对面的站牌坐公交直接就到学校了。

到达指定的会议室,里面零零散散地坐了些人。到最后来了大约三十个人。然后学校领导(正副校长)和教育局领导过来了。校长是个稍微有点秃顶的老头,副校长是个年轻干练普通话标准的中年人,他们主要负责招待教育局的人。教育局来了三个人,他们是来检查考生要求携带的材料的,然后收走证件的复印件。

当天下午并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副校长说学校不安排住宿,但是管饭。于是我们一伙人曲曲折折地去找学校食堂。食堂有三层,下面两层是学生餐厅,三楼的外面写着“教师餐厅”的牌子。

教师餐厅的饭菜并没有想象得好,和我们学校餐厅的差不多。虽然是免费的,但只允许打两素一荤。

吃过饭几个人就去找晚上住宿的旅店。学校周围虽然没什么建筑,但是海盐是个很小的县城,稍微一走就到了“繁华”地段。

我和来自北师大的同学拼了一间房间,聊着天说着话渐渐地熟了。他和我说他的烦恼,说大江南北地找工作,说现在的工作难找。然后谈到自己的女朋友。他女朋友在宁波慈溪,他本来想去那里找工作,但户口限制没有办法就来到了海盐,反正跨海大桥建好后,桥这头是海盐,那头是慈溪。

我正要感叹他们爱得不容易,他又说前几天陪女友做检查查出怀孕了。说着说着就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现在在干什么,叫她想吃什么就买,自己明天就能回学校见到宝了。

等他挂了电话我昏昏欲睡地听他说道,我得好好准备压道题,你觉得明天他们会考什么题?我说,我不太清楚。他说,最近史铁生逝世了,我觉得考《我与地坛》的几率很大。他说着就往带过来的手提袋中拿出来几本书。

我说,你还带书来的呀。他说,是呀,我是走到哪就要带书的,趁着时间再好好看看。接着他就开始细声慢读史铁生那段生与死的话语。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学校要求七点到指定地点集合,我们睡到六点二十就醒了。吃过早饭就往学校走,这时的天已微亮。走在路上看到路边墙体上的字画,标注着“三毛故乡”。我问,这个“三毛”是哪个三毛?他说,就是《三毛流浪记》里的三毛,他的作者是张乐平,海盐人。

学校老师抱来了一叠材料,分发给每个人,要求在七点到九点期间写教案。然后叫每个人上去抽签决定试讲的顺序。

轮到我讲课了,说实话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给学生上课,不过还是有点紧张,教师后面坐着三个年轻的老师。

不知道是我讲得太好还是学生的程度好,上课的气氛很热烈。这也难怪,给高三的学生上高一的课他们当然会比较骄傲地手舞足蹈。

等到我把备课的东西讲完,就向一个班的同学说:“好了,今天的课到这里就结束了。”他们很惊讶地叫着:“怎么才上课就结束了啊?”我说:“今天只是试讲,只讲一个片段。”这时坐在后面的老师招呼我过去一下。他和我说,时间还不够,你再上去讲讲。

于是我又把讲过的东西然后再延伸地讲了一遍。

讲过课结束回到聚集的会议厅,这时那位北师大的同学也结束了。他说,学校附近就是海了,我们去看海吧。

我从来没有看过海呢,于是就跟着他出去了。

确实学校的不远处就是“海”了,海边有着高高的海堤,没有沙滩,也下不去。而且当天天阴欲雨,往海面看时全是雾蒙蒙的感觉,能见度极低。看着近处黄色的海水拍打着堤岸,岸边堆砌着散落的石头。

我问,为什么岸边会有大块的石头?他说,为了阻碍海浪冲击海岸啊。

我们沿着海堤走了好远,可我还不尽兴,因为我完全没有感觉到海的感觉,好像还是在钱塘江一般,眼前就是黄黄的江水。

他说,这也难怪,这里本来就不是真正的海。我们现在还处在杭州湾呢,这里的“海水”还是淡水。

我们回到学校差不多中午了,这时的会议室没有人,我们就直接到食堂了。吃过饭回到会议室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会儿。下午一点半还有考试。

下午才是笔试,出的是高考题,题目难度不大,所以大家做得也比较快。只是苦了北师大的那位同学,他需要写篇作文出来。

三点钟开始面试,有人会把我们叫到不同的办公室。我进了主任室,里面有位年纪大的男领导,还有两个年青的女老师。他们也只是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你为什么报我们学校?你觉得我们学校怎么样?假设学生与你发生冲突该如何解决?

面试结束,我做汽车到海宁,海宁火车站人很多,售票厅却很小,好多人露天排队。渐渐地下起了雪,飘到身上。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330.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浏览量:1,040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