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李渔之率性人生(6)——打抽丰

李渔之率性人生(6)——打抽丰

《四库提要》别集存目七《赵宦光牒草》记载:“有明中叶以后,山人墨客,标榜成风。稍能书画诗文者,下则厕食客之班,上则饰隐君之号,借士大夫为利,士大夫亦借以为名。”由此看出,明中叶以后的社会风气表现为社会上的达官显贵、士大夫等纷纷借助一些有声望的文人来抬高个人的文化品位。仗着家中丰厚的钱财,把文人招于府内,不仅可以为他们装点门面,又能得到“礼贤下士”的美名。然而“混迹公卿之间”的文人,靠着士大夫的施舍度日,经济窘迫之时还要四处求告, 遭到很多世人的不耻,将他们的行为称作“打抽丰”。

李渔对于诗文、戏曲、小说等无不精通,渐渐名声大振,许多江南名士都以结交李渔为荣,替他的书作序写评。黄鹤山农在《玉搔头·序》中指出:

笠翁何以得此哉?盖笠翁髫岁即著神颖之称,于诗赋古文词罔不优赡,每一振笔,漓漇风雨,倏忽千言。当途贵游与四方名硕,咸以得交笠翁为快。家素饶,其园亭罗绮甲邑内。久之中落,始挟策走吴越间,卖赋以糊其口,吮毫挥洒怡如也。嗟乎!笠翁有才若此,岂自知瓠落至今日哉。余因序次其所为传奇而并及之,且令天下知笠翁不仅以传奇著也。

但是为了一家几十口人的衣食来源,保障自己奢侈享乐的生活方式,他的行为有着很多的痛苦与无奈,并非所愿:“二十年来担簦负笈,周历四方,所至辄随士大夫游。”“混迹公卿大夫之间,日食五侯之鳍,夜宴三公之府。”在《复柯岸初掌科》中也提到:“矧又贱性,耻于干竭,浪游天下几二十年,未尝敢尽一人之欢”。这种为众人所不耻的行为使李渔落下了个“惯打抽丰”、“帮闲文人”的骂名。

从1666年开始,李渔开始四处“打抽丰”的活动:

李渔从江宁(南京)出发,开始第一次的打抽丰。远游燕、秦等地,游京师,拜访龚鼎孳等人。往返路线为:正定(真定)——山西平定州——山西平阳(平阳知府程质夫出钱购买一个13岁女子赠予李渔,即乔姬)——蒲州——冬抵陕西西安(陕西巡抚贾复汉)——咸宁(郭传芳)——赴甘肃兰州(纳王姬,甘肃巡抚刘斗)——五月再往甘肃甘泉(甘肃提督张勇)——过陕西泾阳(当时王际有任泾阳知县,并结识梁冶湄)——游西岳华山——出潼关——过砥柱——入河南——经汝宁(汝南)——岁末抵徐州(纪子湘)等地——春来花发时节抵家。

康熙七年(1668),继以游粤。往返路线为:江宁——安徽芜湖——江西鄱阳湖——临江(清江)作诗和江西参议守湖西道施闰章——十八滩——虔州(赣县)——大庾岭——广东南雄——英德——广州——秋后,过广西苍梧——游桂林,迂道湖南东安访潘愚溪——湘江——江西十八滩——鄱阳湖——彭泽——安徽鸠兹——1669年四月初抵家江宁。

康熙九年(1670)李渔再次从南京出发以游闽,特地经过其老家金华兰溪夏李村,过仙霞岭,仲秋初吉,当时包璿也在闽地,为之《一家言》作序。至福州,受福建总督刘耀薇等款待。

1671年初春,李渔在扬州,应蒲松龄邀请赴江苏宝应演戏给宝应知县孙蕙祝寿。初夏,由江宁出发,游苏州。在苏州,与尤侗、余怀、宋澹仙诸友观摩戏剧。过九江,知府江念鞠接待。二月,抵汉阳。三月,游荆南、荆门。拟自楚之晋,自晋入京。因乔姬病故而汉阳返棹。过黄、蕲二州,游吴王庙。重过九江而返。

1673年春,夜游燕子矶——过扬州——过高邮——过清江闸——渡黄河——入山东——再入都门,拜会了陈学山,龚鼎孳,柯耸,索额图等人,为贾胶侯设计半亩园。

1674年初春,离京南归——过徐州——过扬州,访老友程邃——夏游芜湖——秋再游杭州,喜遇丁药园,访钱塘知县梁冶湄,并结识其幕客徐电发,遇老友孙宇台——杭城返棹——过桐乡,知县孙雪崖接待——中秋,在鹤浦——抵江宁。

1675年,在江宁,游浙:春,过苏州——五月,游绍兴——送长子将舒、次子将开赴严陵应童子试——回杭,过严陵钓台——杭城返棹。

“打抽丰”一方面为李渔一家几十口人提供了生活经济来源,另一方面,在四处打抽丰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李渔,提高了个人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他的作品在社会上的传播。

文章配图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253.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浏览量:1,957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