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不一样的售票员

不一样的售票员

过完春节,又要赶着回去,同样还是要坐火车。以前买票都是买票贩子的,因为我们普通人不管怎样都买不到票。还好,我们村出了个票贩子,在火车站已经好多年了,听说也赚了不少的钱,通常的收入来源,一是卖高价票,二是送人上火车。每回回村都很风光,口里也总是说,买票可以给我打个电话。

因为是乡亲,他收我们的钱自然比别人少好多。每逢要买票外出或者有急事要马上上车,一般乡亲们都会说,给曹叔打个电话。

今年过年回来又见到了曹叔,他略显沮丧地说,现在自从实行了实名制,我们完了,贩不了火车票了。

今天去火车站买票,没有太多的人。我听见里面的售票员说,听好了您的身份证号码是XXXXX,到时候别忘了要拿着身份证上火车。

下一位是个老头,他说自己没有身份证,售票员就告诉他,我帮您查查到您那里的车还有没有不需要身份证的。过了几分钟,她说,我帮您查到了一趟去您那里的车,是夜里一点的车,记好了不是下午一点,到时候别坐错车了。老头说,夜里一点我赶不过来啊。售票员说,您可以吃过晚饭过这边等,晚了就没有公交车了。

再下一位是个女生,她到郑州,售票员说,到郑州有趟夜里三点的车,行不行,没有座位。那位女生说,可以的。售票员想了一下并没有给她打票,然后说,我帮您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车,你这趟车人太多而且还没有座位,我以前就坐过这趟车,很难受的。过了会儿时间,她告诉这位女生说,我查到了一趟临时车,有座位,就是时间长了点,不过都是白天坐车,早上七点上车,晚上六点钟就到了。女生满口答应说好,然后很高兴地说了声谢谢。

轮到我前面的一位女生,对售票员说,我要买一张十七到南昌的。售票员说,我们只售十天内的火车票,今天只能买到14号的。女生说,14号是正月十四还是2月14?售票员说,2月14,情人节那天。听到这里我乐了,心想这售票员有点意思。女生再问,那正月十七是阳历的哪一天?售票员想了半天说,我也不知道。这时我补充说,是2月19号。

这时轮到我了。我正要说话,她哎呦了一声,然后就甩了甩手,有点痛苦地说,刚才关抽屉时挤着手了。我说,没事,不急。她问我到哪里。我说过后,她查了一下系统说,到您那里已经没有票了,我可以帮您看看可不可以转车。我说,那就先到上海,然后再转车回去吧。她查了一下系统说,到上海有趟临时车,时间长不过票价低。我说好。她说,您的这趟车需要身份证,我递过去身份证后,告诉她,帮我转一趟相隔一个小时的车。她查了一下火车到站时间说,您这趟车是夜里一点钟左右到站,我给您买两点钟到您那里的票好吧。还没等我说话,她然后说,这样也不行,这是一趟临时车,晚点的时间是不确定的,可能会晚一两个小时,还可能会晚五六个小时都有可能的,您还是到了上海在那边再买吧,上海到您那里的车很多的。然后她把电脑屏幕转给我看。我说,可以。我递过去学生证,她拿着看了一会儿说,您是研究生。我说,是的。她说,你当时考了多少分?我告诉她之后。她说,怎么想着报这所学校的?我说,是调剂过去的。她说,你之前报了哪所学校?我说,XXX。她这时要给我打票了说,您的票价是XX元。我一听这是全价的票钱。我说,学生票多少钱?她还是给我说那个价钱。我再一次提醒她,她突然明白了说,不好意思啊,是我弄错了,我是刚开始上班,业务不是太熟。我把钱递过去,外加两元钱说,找我五块钱就行了。她打开钱匣,找了半天找不到五块钱,然后数了五张一元钱递给我说,不好意思,我这里没有五块钱。我还要说点什么,感觉到身后的人有点不耐烦了,转身看到已经排了四五个人了,抓起票就出来了。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售票员,可能因为买到了票,也可能因为她的热心,突然感觉到买火车票还是挺容易的嘛。想起了以前见过的售票员,板着个脸,皮动肉不动地说着没有声调的话。询问信息,他们一般也是爱理不理的。本来买不到票我们已经够伤心的了,她们又一副像家里死了人的表情,我们更伤心了。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一天的接客量有千儿八百,再遇到些脾气不好和死搅蛮缠的客人,搁再好耐心的售票员时间久了也会疲乏的。可能今天我遇到的售票员还年轻,刚开始上班,说不定明年再遇到时,她也被赋予了工作的牵带属性了。不过我还是感谢她,即使真的买不到票,遇到如此耐心热情漂亮的售票员,心里应该会好受些吧。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234.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浏览量:815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