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开始“北漂”

开始“北漂”

2010年12月2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最近几年,我是越来越相信 “机缘”这个词语了。有些事情你也许不去留意,也想不明白。上天就会在冥冥之中安排你到某个地方,见到某个人,发生某段故事。

因为与北京这座城市的“机缘”,我坐上了19号的火车,带着我驶向了这座陌生的城市。怀着众多北漂们相似的希望与憧憬,焦虑与不安,跃跃欲试。

经过二十二个小时,火车驶入北京站。很幸运,有两个熟人过来接我。没有来得及欣赏北京火车站,便一起急忙去取随车托运的行李。问来问去,走了十几分钟,终于拐进了一个尘土飞扬,坑坑洼洼,荒凉破落的小路上。然后七拐八拐,来到办理手续的地下室,结果告知行李要等两个半小时以后才能拿到。实在不想再拖着箱子往回走,就在小土路上吹着北风,听着早我半年来的那位北漂讲述他的生活。漫长的等待中,想恶心一把宿舍的小胖妮,就给她回短信说:北风吹乱我那油乎乎的长发,夜色里,我在北京的小土路上凌乱……凌乱……

取完行李,赶上北京下班高峰,堵车,堵车。直到凌晨,在租的小屋里安顿睡下。几个小时也没有睡安稳。一早起来,赶往国贸附近的公司。第一天在京城里混,不断给自己打气,边走边问,总算找到目的地。在繁华的大街上看着匆匆忙忙的路人,熙来攘往的车辆,感受北京的气息。

出了公司,刚要坐公交回去,要去德胜门见一位熟人,便在地铁里转来转去,虽然不是上下班的高峰,但是却很难找到座位。即使在起点站,我也挤不过那些身强力壮的男人们,他们轻松而习惯性的用胳膊肘把你撞到一边。一整天里,在车里站着,或是赶路。2号线转1号线再转八通线。头天晚上到租房的地方天已经黑透了,早上匆忙坐公交出的门。等我回去出了地铁站,又不知道往哪里走了。问了房东,也没有说清楚,问了几个路人,慢慢摸索,终于到“家”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先不说工作这方面的事情。单是日常生活,我就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脆弱了。先是交了网费,上不了网,以为电脑系统出了问题,房东系统发现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反而把系统弄得一团糟,不说上网了,连正常使用和关机都有问题,平时电脑这一块儿依赖hillway惯了,电脑知识也没有学扎实,手足无措,心情烦躁。

接着是不小心把门钥匙弄断了,困在房间里出不去,煤气也没有办法用。然后是因为烧水,忽然房间里的电全都断掉了。晚上一个人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房东有事晚上没有回来,房门也锁不上,感觉到很不安。担心别人会破门而入,担心煤气中毒……躺在床上,心一直在悬着。给hillway发短信,说着说着眼泪忍不住就往下掉,才发现原来自己就这样不堪一击,这些小事就会让我心神大乱,伤心难过。

躺在床上,黑漆漆的夜,空荡的房间,陌生的城市,想着现在的压力和遥远的未来,我无所适从。甚至想一走了之算了,不是谁让自己走,而是自己已经在退缩了。前几天临来的时候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一个人毅然大包小包的赶过来,好好工作,努力攒钱,为将来奋斗,在外面好好锻炼、打拼。不怕辛苦、不怕被人笑话,好好锻炼自己的能力,磨练自己。可是现在呢,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

本来以为自己很独立,很坚强,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可以很快适应,开始新的工作和生活。现在我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孤单和难过,是因为一直都这样的脆弱,还是因为和hillway在一起的几年里,一直习惯了他的照顾和呵护,而变得越来越柔软呢?

人躺在床上,心悬在半空。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很多和hillway在一起的场景。想起他盘着腿坐上床上,给我声情并茂的演唱“清晨我放飞一只白鸽”。他经常逗我开心,让我感觉到很轻松、很快乐。而我有时候却会故意去惹他,惹他着急,惹他生气。我下次再也不这样让你急匆匆的满世界找我了。

抱着枕头,想起以前他伸出胳膊抱着我,偎在他的怀里,安心的闭上眼睛,听他轻轻地在我耳边,讲他小时候的事情。hillway可能以为我渐渐睡着了,但是他还在我耳边继续轻轻地讲,而我一直在听,很幸福、很满足的在听,因为我很喜欢,所以关于他的所有故事我都感兴趣,愿意听。

可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听着窗外肆虐的的北风,猛烈的吹打着玻璃在咣咣荡荡不停的响。陪伴我的,只有脑海中的记忆,枕头湿了一片,慢慢的,看着天亮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了,圣诞节到了。我要振作起来,只有自己的心态调整好了,才能积极解决这些小事情。想想当初的梦想,继续奋斗吧。加油!

IMG_2768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221.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浏览量:1,009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