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小猪仔住院记

小猪仔住院记

2018年6月2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18年6月19日(周二):

中午十二点半,hillway发信息过来说,小猪仔咳嗽严重了。昨天端午节下午在车上的时候,小猪仔就开始有些咳嗽,hillway说她午睡出了很多汗。

我们晚饭后在药店买了海天四季抗病毒胶囊和易坦静氨溴特罗口服液去二套房,加上之前的孟鲁司特钠咀嚼片,喂药的时候小猪仔大哭抗拒,哭到呕吐,把刚才的药都吐出来了,哼哼唧唧一会儿就睡着了。我和hillway坐着观察片刻,感觉看着没啥问题就回家了。

6月20日(周三):

一大早,小猪仔爷爷打电话给hillway说小猪仔生病严重了,感觉呼吸很急促,喉咙肺部呼呼直响像是有炎症。于是,hillway开车接小猪仔去医院看门诊,本以为像往常一样开些治咳嗽的药就回家了,没想到医生用听诊器一听就说要住院。我从单位请假来医院了。

由于没有床位,便先在门诊做了两次雾化,第一次雾化小猪仔非常抗拒,一直哎哎叫个不停,无奈只能强行按住,第二次仍旧反抗,不过反抗程度没有第一次那么厉害了。

中午把小猪仔抱回家睡了午觉,小猪仔睡了两个小时,睡的还算安稳。小猪仔睡醒后,大概下午三点钟左右我们到医院办理住院,押金2000元,住院医生初步诊断是肺炎。

入院后就开始抽血、输液和做雾化。小猪仔手上的血管很细,几乎看不到,护士扎针扎到有六七次才找到血管,小猪仔大哭反抗,嘴里一直喊着“babababababa……”四个护士强行给她按在小床上完成了扎针的动作,抽血的血管太细不适合输液,于是换了一只手再重复一遍找血管扎针的动作。小猪仔被护士称为“力气蛮大的女汉子”。

输液的过程中,一岁三个月的小猪仔动来动去哎哎直叫不肯乖乖坐在病床,我们只能举着输液瓶抱着小猪仔在医院住院部来来回回走,大约下午六点钟,小猪仔输完液,我们便抱她回家吃晚饭,给她擦擦澡换套衣服又去医院了。医生说夜里小猪仔的喘息可能会加剧,建议前两天晚上留院观察。

晚上我和hillway仍旧是抱着小猪仔在医院到处走,或是小猪仔自己下来有推推板凳玩儿,她的右手还有留置针。九点多钟,在住院部来回转悠的小猪仔表现的比较急躁,根据经验如果不是身体不舒服就是想睡觉了,我们便抱着她在医院楼下的院子里转悠,直到十点钟才睡着,但是一把她放在床上就会哭着醒来。

于是,我便靠在床头一直抱着入睡的小猪仔。虽然她醒来的时候很闹腾,而睡着的样子就是一个天使乖宝宝。小熊仔长大了不肯横抱了,小猪仔一岁以后也极少再横抱去睡了。抱在怀中,看着小猪仔精巧的五官粉嫩的脸蛋,感觉仍旧是一团柔软的温暖和知足。病房里总是有人说话,比较吵闹,到十二点钟左右安静下来。

晚上感觉肚子有些饿,hillway便出去买了扬州炒饭和鲜肉馄饨。小猪仔十一点钟左右醒来,指着馄饨要吃,便喂她一些馄饨皮。吃饱肚子有了精力,再次抱着小猪仔在住院部暴走,一直到凌晨一点钟小猪仔终于再次睡着了,并且放睡没有醒过来,偶尔咳嗽几声。hillway在附近找了一张空床睡下了。躺在病床上,看着熟悉的场景,又唤起我当年两次住院生小熊仔和小猪仔的记忆,感觉有些忧伤。

半夜三点多钟,小猪仔爷爷奶奶过来替换我和hillway,我们回家后感觉全身好痒,洗过澡睡了三个小时左右。

昨天一天整理博客所记载的关于最近几年家人的就诊情况,发现小熊仔自2017年2月就读幼儿园之后开始咳嗽次数频繁,而小猪仔出生后几乎每次都和小熊仔同步咳嗽。包括这一次小猪仔咳嗽住院,也是小熊仔严重咳嗽在先,应该是小熊仔在幼儿园被传染,然后在家又传染给小猪仔。目前打算给小熊仔转学,考虑第一位的不再是在幼儿园学到多少知识的问题,而是远离传染少生病。还有,以后小熊仔或小猪仔一旦出现咳嗽,就要把她们隔离来,防止再次互相传染了。

6月21日(周四):

早上七点钟,我和hillway去医院换小猪仔爷爷奶奶回家。上午八点钟,我们抱着小猪仔去一楼拍胸部X光片,正准备登记小猪仔拉粑粑了,便返回三楼住院部,hillway从小猪仔的纸尿裤上取了很大一坨粑粑放在大便化验杯中,盖子都快盖不上了,想象化验部的医生一打开盖子看到这等分量肯定很无语很崩溃。

小猪仔躺在放射室的床上仍旧是大哭反抗,我和hillway只能强行按住。看到排号单上写的是“喘息性支气管炎”。接近九点钟,医生查房看过小猪仔的情况后,hillway开车送今天要演出的小熊仔去艺都影院。

小猪仔早上五点多钟醒来,到九点钟的时候有些闹瞌睡,她只肯要我一个人抱,我便一直抱着小猪仔到处走直到十点钟hillway赶回医院,将小猪仔抱过去,我得以休息片刻。如果没有人替换帮忙,只有一人照看小孩,肯定会十分疲惫十分奔溃。

期间,护士过来给小猪仔输液,昨天在右手扎的留置针不能继续用,只能把哭闹不止的小猪仔按在床上重新找血管,这次扎的是左脚板。小猪仔一直哭闹哼哼唧唧到十点多钟睡着。小猪仔睡着了,虽然要抱在怀中,但总比醒着不停反抗,要来回抱着走要轻松不少。十一点钟做雾化时候小猪仔醒过来了。十一点半左右,输过液我们便抱着小猪仔回家了。

吃过午饭,大概十二点五十分,我开车带小蜜瓜到艺都影院看小熊仔的演出,而hillway和他妈抱着小猪仔再次去医院做雾化,护士交代到下午三点多钟还要再做一次雾化。

回家路上,接到单位电话通知晚上八点半开重要会议传达某会议思想,全体人员不得请假。
小猪仔总是动来动去,左脚留置针的皮管有些回血,而且胶带也松散了,晚饭后我们把她抱去住院部,想把留置针拔掉,不然像今天上午那样,留置针在右手流了一晚上,最终还是需要重新扎。我们问了几个护士都说回血是正常现象,不肯拔掉留置针,理由是重新找血管输液很麻烦。

接近晚上八点钟,我从医院住院部开车去单位参加会议,顺路载hillway爸爸去二套房那些需用物品。会议前三个议程共开了两个小时,十点半散会。回到家都已经十一点多了,小猪仔已经睡着了,听上去鼻塞厉害,呼吸有些不顺畅。昨晚在医院感觉病房的空调温度打的比较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着凉。我从昨天中午到今天一天几乎都没有怎么睡觉,感觉晕乎乎的好困。

6月22日(周五):

小猪仔今天早上六点多起床,听上去鼻子还是呼哧呼哧的呼吸不顺畅,而且咳嗽比较频繁,留着清鼻涕,看上去症状像是又加重了。我和hillway赶紧抱着小猪仔来医院住院部,到处都找不到医生和护士。

一直等到查房时间,我们在办公室找到医生,他给我们解释说是正常现象。医生说夜间睡着了,咳嗽便会集中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流两天清鼻涕,再流两天青绿色的浓鼻涕,再流两天清鼻涕,病差不多就好了,不用担心。我和hillway感觉这次的儿科主治医生态度挺和蔼,也很有耐心。

估计是小猪仔做过几次雾化后,明白了不会疼痛,上午做雾化时十分配合,一点都没有反抗,最后自己还主动拿着雾化器放在鼻子嘴巴上。而且输液的过程也没有怎么哭闹,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中午,小蜜瓜和小猪仔爷爷奶奶过来换我和hillway回家午休。小猪仔校每天的治疗都是输液一次,雾化两次。目前医生开的药有三种:肺力咳口服液、马来酸氯苯那敏片(每天三次每次四分之一片)和孟鲁司特钠咀嚼片。下午做完雾化将近四点钟,我们把小猪仔抱回家了。

hillway把护士给他的马来酸氯苯那敏片那给我看,由于对此药名比较陌生,便上百度查询,是治疗荨麻疹等过敏,感觉有些不解,小猪仔只是咳嗽流鼻涕,没有什么过敏症状呀,想起来隔壁床的小男孩全身红肿荨麻疹十分厉害,担心是护士弄错床号,便打电话询问这个药确定是给37床吗?护士态度生硬:“怎么可能会搞错,就是你们的药?什么事情上网去查还要医院做什么?”便挂了电话。晚饭后,我抱着小猪仔去医院住院部找到主治医生,询问小猪仔上午拍片的情况,他从电脑中找出X光片给我看,指出肺部阴影,并且很耐心讲了病情,告诉我给小猪仔确实增开了马来酸氯苯那敏片,是缓解咳嗽的用处,我这才放心下来,给小猪仔喂药。

晚上还是十点钟左右,小猪仔睡着了。一整天小猪仔都没有怎么喝奶,估计他她身体不舒服,输液也不感到肚子饿。

6月23日(周六):

早上八点钟,我们抱着小猪仔来医院,仍旧是输液,医生查房过来听了听小猪仔的肺部,告诉我们今天可以出院了。

疾病证明书上写的是喘息性支气管肺炎,个人支付1274.29元,医保支付383.68元。医生说告诉出院要继续吃药,一周到门诊复查,彻底痊愈需要一月左右,再次期间抵抗力比较差,要避免再次感染。出院后要继续服用的药有:肺力咳口服液(每天三次每次5毫升),孟鲁司特钠咀嚼片(每天三次每次一片),马来酸氯苯那敏片(每天三次每次四分之一片),阿奇霉素干混悬剂(每天一次每次一袋0.1g,服药三天停药四天)。

中午十二点左右,在输最后一瓶葡萄糖的时候,我们发现小猪仔脚上针头处出现滴水,急忙把护士叫过来,护士一脸淡定仍旧说“正常现象”,发现这四个字简直就是她们的口头禅。她说:“如果坚持要继续输液就要重新扎针,葡萄糖只是营养液不是药水,作用不大。建议你们不要了。”

不忍心小猪仔第三次被强行按在小床上大哭被扎针,于是,我们就抱着小猪仔收拾东西出院了。为了和正在咳嗽的小熊仔隔离,我们便把小猪仔送去二套房,下午和晚上我和hillway都留在那里观察小猪仔的情况。小猪仔目前主要症状还是咳嗽和流鼻涕,有时候自己会主动喝药,有时候就需要强行灌入。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1448.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浏览量:84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