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我的朋友小武

我的朋友小武

刚上大学离开家乡去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最初结识的就是宿舍的几个人了。我们宿舍总共6个人,除了一个是纯粹的城市人,其他的都算是农村人了。最初和这个城市人我们都觉得沟通不来,慢慢的发现他的经历和见识是有些我们都没有。比如他会一些基础的电脑知识和网络知识,去过好多地方,经常会讲搞笑的段子。

和小武开始接触是在开学典礼之后,我们一起走回宿舍,在路上他帮我分析了下宿舍的几个人,总的来说“没有一个好东西”。后来才知道小武的交际圈和我们不一样,他的朋友类似于“古惑仔”那种义气哥们,我们几个看起来都是老实吧唧的人。

小武每周末必往市区跑,因为他女朋友在那里上学,而且他的朋友都在市区。他和女朋友分分合合,每次回来几乎都在生闷气,有时候会向我吐槽女朋友的不是,有时候会回忆高三在一起学习的生活。坚持了一年多,最终还是以分手告终。他说女朋友市侩,看不起他,和他在一起没有安全感,他一气之下提出来分手。当时我还为他表示不值,安慰他天涯何处无芳草。现在想想他女朋友的决定是对的,从那以后小武对学习是破罐子破摔了。

大二的时候宿舍的人渐渐都买了电脑,和父母说为了学习,父母一般都二话不说给了钱。那时电脑还不像现在这么普遍,一台电脑少说也要5千多块钱,对一般家庭来说是不少的一笔钱,能有一台电脑是很风光的事情,没电脑的人只能去网吧或者去学校机房使用老掉牙的机器。

小武兄弟三人,自己排行老幺,据说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父母是农村人以种地为生。大二下学期,他哥送他来上学,两个人一起抬来一个大大的旧纸箱,里面装的是电脑。没过几天他就向我抱怨说电脑不好用,是他哥单位剩下来没人用的,硬件配置很差。我当时想有用就行,没必要要那么新的。

大家都有了电脑,在一起没事当然是打游戏玩。6个人分成2队,一开始打CS,再后来打红警。

大三以后课程多了起来,我渐渐脱离了宿舍的圈子,要认真学习了。小武和城市人越走越近,他们总是几天不出门一起玩游戏,偶尔出去吃饭,也叫上我。知道我不喜喝酒,也不勉强我,后来就不叫我了。

有一段时间,我回到宿舍,看到他一个人对着图书馆的工具书在电脑上敲代码。他说在学习做网站,过段时间要出去找工作。又过段时间,改学习JAVA了,说做JAVA编程更赚钱。一直到毕业也没有以此为生。

国家在我们大四的时候设置了“优秀奖学金”和“励志奖学金”,因名额有限,大家争得“头破血流”,好多要好的朋友在毕业前情感决裂了。学校采用推荐加提名的方式,我们都知道小武的家庭情况,言论上都支持他。我当时也报了名,小武的人缘不错,也到处给我“拉票”。最终我俩都得了奖,我的那份奖金中有他一半的功劳。

小武和几个好朋友去了上海,找到了工作。据说是一家PC代工厂的公司,小武负责硬件测试。听起来很让人羡慕的工作。

在毕业前他回到学校,这时花钱更阔绰了,经常出去喝酒。他带我一起去了市区,见了他几个朋友,我仍然没怎么喝酒,他也没有勉强。他一个劲儿地说各个朋友的好,欠他们的太多。

毕业前卖废品,我们被收废品的学弟骗了。一大堆书才卖了几十块钱,小武感觉到秤有问题。他带着我们宿舍的6个人去那学弟宿舍,把那小孩给吓傻了,后来跪地求饶,被同乡赔钱领走了。

我胜券在手的“苏大”舍我而去,在万分沮丧的时候去了浙江,没想到老天眷顾,给了我另一个学校。面试结束,准备回去,想到上海近在咫尺,于是买了去上海的车票。

那个时候小武和六七个同学窝在20平的房子里,人没有都在的时候,总是这个或那个去面试。他们几个人都没人做饭,早上吃冷冻的汤圆或泡面,中午去兰州拉面馆去吃拉面或者炒饭,晚上去的还是那家店。他说方圆5里,就这家最实惠,10块钱能吃饱饭。

在上海的闲暇时间,我也去面试了几个公司。坐了好久的地铁才到公司,进去被全方位的安检和陌生的办公环境震撼了,面试的过程多少有点紧张,我也不知道自己答得到底好不好,得到永远是一致的答复:“回去等电话通知。”

呆了一个星期还是回学校去了,回去才被通知被录取了。小武知道后很高兴,建议我去上海和他一起上班,不要去上研究生了。我当然没有听他的。

和小武再见是在研二的夏天,他从上海来金华找我玩,我原本以为他专门找我的。我们在学校外吃的四川菜,吃过午饭,他让我和他一起去东阳看他父亲。

我们在转了几个汽车站才找到去东阳的汽车,下车以后小武在水果店买了些水果,等了一会儿一个四五十岁的男的开着摩托车来接我们,一直把我们载到工厂的厂房里面。

那时候正赶上他们吃完饭,一个个拿着饭盒去食堂打饭。我们被带到一个夫妻房里,一张床、一张小桌和几把椅子外没有别的东西了,窗外晾着衣服。

屋子里的人变换着,见到小武都相互打招呼,他们或者来送椅子的,或者来送菜的,不会儿桌子上摆满了菜,有些是食堂打的,有些是外面买的。没吃饭前,每人面前先摆上杯子,然后有人给我们倒酒,小武拦着才给我倒了一点。

吃饭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是一个地方的人,都互相认识,吃到一半进来一个个头不高的老头,有点佝偻,小武站前来叫爸,我这是才意识到接我们的大叔不是他父亲。

吃过饭大家随便聊了聊,我根本插不上话,聊了好久才散去,然后到小武父亲的房间。这个房间比刚才吃饭的小太多,一张一米来宽的小床和一张小床头柜,和隔壁是隔板隔开的。

小武和父亲聊起了家人,大哥大嫂不孝不管二老,二哥没本事还没有结婚。老父亲说得很寒酸,小武也是在叹息。

晚上我和小武挤在另一间一米多宽的床上,没有被褥,只有一个床单,天刚亮我就被冻醒了。

辞别他父亲我们搭车去了浦江,小武要去见老乡。

到了镇上,我们叫了辆笨笨三轮车,坐了20多分钟,车停在四周是农田的简易厂房前。

走出来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小武叫他X哥。他领着我们在200多平的厂房里转了一圈。厂房里摆了几台生产水晶的机器和一堆像水泥板一样的材料,看起来不像是工厂,没有一个工人。小武不解地问,就这几台机器?X哥解释说,别看这几台机器,每台机器好的话一个月可以赚一万块钱。过了会儿,又一个30岁左右的人开车三轮子到厂房里来了,然后开始卸货,X哥让小武叫他Z哥。X哥骄傲地说,你看他拉来的这批货,在这里放几天再拉走就能赚几千块钱。小武更加不解,哪有这么好的事。X哥说,人家把货拉过来让我们高温煅烧才能用,其实是他们不懂,不搞照样能用,我把货放这里几天就说烧好了,再拉回去要钱就行了。小武听说后竖起大拇指说X哥牛逼。

晚饭是在厂房里的一间房间里吃的,X哥又叫过来一个年纪大的男人,也在旁边开同样的厂,小武叫他Y叔。

吃的很简单,都是X哥的老婆一个人做的,小孩子一直跟在她左右。吃饭的时候有喝酒,我不想喝,也没怎么喝,Y叔不乐意,执意劝我喝酒,被小武挡了下来。几个人喝了不少的酒。

喝过酒X哥说去集上转转,出门时他老婆一再交代晚上不准在外过夜,X哥并没理她。

我和小武坐在Y叔的摩托车后面,Y叔高叫着开着摩托车横冲直撞,不管红绿灯和往来的车,几次差点撞到人,我当时真的以为要车毁人亡了。没想到这样却开到了目的地。

进入KTV后没坐多会儿,X哥出门嚷嚷着叫来几个女人。女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下,小武和X哥说了什么,X哥就对她们说长得太丑了,就轰了出去。

剩下的Z哥开始点歌唱歌,唱的都是军歌和红歌,后来才知道他当过兵,找不到工作才跟着X哥混饭吃。

X哥、Y叔陪着小武喝酒、聊天,我在旁边听着。X哥就说这些年离开家乡奋斗的日子,聊起小武家的情况。小武说起不想在上海干了,领着死工资没前途,和X哥干大事。X哥听着乐呵呵的,伸出双手说,你要是跟着我干每年至少这个数。

小武后来喝得醉醺醺地,离开KTV后,Y叔就走了,说要回去看厂子,那些机器放那里不安全。

X哥说带着我们去找乐子,我以为小武会拒绝,他却没有反应。走了几条街,到了一家没有红灯酒绿的店里,上了二楼,老板、老板娘和一个年轻女的在吃饭。小武说下楼透下气,我跟着出来了。一会儿Z哥也下楼了,向我们说这家的人太丑了,长得像猴儿一样。

X哥下来问小武要不要换一家,小武说头晕得厉害,想去睡觉。X哥就把我们带到一家旅馆。

第二天下楼X哥和Z哥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他们带我们在路边的小摊上吃了早餐。吃饭的时候Z哥说昨晚在KTV门口停的摩托车被偷了。

吃过饭我和小武坐车去了义乌,小武说要去考察下小商品城。

我们在义乌小商品城里走马观花得看了一圈,随便逛了逛,小武就坐车回了上海。

和小武也是偶尔联系,听说他在上海又有了女朋友,和以前的同学合租房子,一起做饭一起玩很幸福的感觉。他也向我提起跳槽好几次了,工资涨了些,赚的钱往往赶不上花的。

后来从合租的地方搬了出来,说是看不惯那同学抠门计较的嘴脸。

我和Jasmine结婚回来上班,没多久小武给我联系借钱,当时我们结婚收了些礼金,想着留在那里也没啥用,二话没说就把钱打了过去。小武借钱的时候是11月,说是年底还钱。

过年的时候他给我打来电话,说自己辞职了,离开了上海,去到金华把X哥和Y叔的厂子都包了下来,只给了一部分钱,剩余的打了欠条,最后说借我的钱要晚些时候才能还上。我说,没事。

过完年后又过了几个月,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才知道是小武,他说已经回老家了。我问他为什么回去了。他说在浙江租厂房太贵了,于是把机器都拉回了老家,放在自家院子里。他说老家的人工便宜。

后来联系小武,他说到生意不好做,没有订单,发不出工人的工资。再后来听说他把机器都卖了,开了家广告印刷公司,是一家制作广告牌匾的小店。

从借钱到现在也有四年多了,这些年我们买房、装修、买车处处用钱缺钱的时候,Jasmine总是提醒我让小武还钱,我想着也不差这5000块钱,也从来没想过要找他。

17年初,农历新年前,小武给我打电话说自己要结婚了,老婆是村里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女孩。我这时才想起来小武已经三十四岁了,这在老家已经是很大年纪了,也应该结婚了。他说他老婆没上过大学,但很听他的话。他问我能不能来,我说年底可能走不开。

过了几天和小武打电话说我不能过去了,小武说没关系,他说城市人会从河北坐火车过去。结婚前我给小武发短信,让他把银行卡号告诉我。他说,不用客气,还早呢。

后来就没有和小武联系过了,他的微信头像也变成“XX广告”的图片。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1344.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浏览量:745 次阅读
  1. 11
    2017年8月7日11:14 | #1

    友情链接申请
    经常到你的博客浏览,觉得你的博客内容不错,
    网站地址:http://www.yuedutop.cn/
    日IP100
    网站名称:动感博客网
    同意的话请到本站留言,
    同时也欢迎大家到本站申请友链,首页,内页 均可

  2. hillway
    2017年8月7日13:01 | #2

    回复@11 :Sorry,暂时不交换链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