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成长 > 小猪仔诞生记(加漫长住院记)(三)

小猪仔诞生记(加漫长住院记)(三)

2017年3月1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3月13日,生产后第一天。侧切伤口仍旧延续着昨天晚上的刺痛感,因为小猪仔不在身边,无事可做,便更加将注意力集中在侧切伤口的疼痛上面,相比宫缩阵痛,这种持续的像针扎拉扯的疼痛也很难受。

和上次一样,医院发了三盒新生化颗粒促进排恶露。下午开始,护士冲洗侧切伤口并照灯二十分钟。

下午单位派人到医院来探望我,送来一笔慰问金。有十个寄到单位的快递托同事拿了过来,在医院病房体验了狂拆快递的快感。

3月14日,上午十点半,我们大家一起去三楼新生儿科去探视小猪仔,本打算如果检查没有问题就接小猪仔出院。医生告诉我们,目前小猪仔正在照黄疸,因为羊水破了三天,还要预防胎儿感染问题。因为监控坏了,医生便拿着探视者的手机进入拍照。小猪仔现在正在用蓝光照黄疸,眼睛被黑纸盖住,hillway说小猪仔带着墨镜看上去好酷。虽然出生只有五斤多,从照片上看长的肉乎乎的,圆脸圆脑袋。看到同病房的早产儿整天纠结着黄疸问题,便决定暂不出院,继续让小猪仔在保温箱里面照黄疸。

今天上午和下午我分别冲洗两次并照灯,感觉侧切伤口的疼痛感减轻,可以睡着觉了。

目前感觉乳房软软的,还没有什么奶水,最近两天主要是吃白粥和面条,还没有喝那些汤汤水水。晚上同病房产妇请了一位催乳师过来按摩,暂时观察效果还不大,每次收费350元。

3月15日,上午同病房早我半天生产的产妇出院了,经过询问才知道同样是侧切缝合,她用的可溶解线,而我却需要拆线,而且医生说要等够4整天才可以拆线,也就是说周五才可以出院,这次算下来一共住院九天,比上次剖腹产五天还要多。

今天仍旧是上午和下午各冲洗一次侧切伤口并照灯二十分钟。

产科住院部每天八点到十点是查房时间,男家属需要出去,查房医生一共分为两批,第一批貌似护士长带领一群护士,第二批则是病房责任医生带着实习医生。医生用力挤乳房后告诉我已经有奶水了,每三小时要自己吸奶一次。于是便用吸奶器吸奶,目前奶水量比较少,仅能盖住瓶底。

看到同病房的产妇都在抱着小宝宝,我们也心里急切盼望着小猪仔尽快出院,尽快见到她。

本来感觉疼痛稍微有所减轻的侧切伤口到晚上开始疼痛加剧,一阵阵的拉扯刺痛,用手机电筒看了下,发现伤口附近长出一个肉色的泡,叫按呼叫铃喊医生来帮忙看下,结果催了两次也没人来(前几天点滴打完了也是呼叫等很久护士才来换药拔针)。不知道会不会伤口处的小泡是不是有发炎的可能,会不会影响明天拆线,不仅感觉疼痛,心里又很担心,夜里仍旧没有睡好,三番五次拿手机看时间,等待天亮。

3月16日,上午等来了两轮查房医生,检查了我伤口处的小泡后说法不一,有说是疑是排大便用力,有说是冲洗后照灯温度过高,虽然她们都认为没什么事,不用去处理,但是仍旧感觉担心和难受。

早上十一点多,hillway给小猪仔办理好了出院手续,大家将小猪仔抱来病房给我看。和刚出保温箱的小熊仔一样,小猪仔一直在闭着眼睛睡觉,睡到下午才偶尔睁睁眼睛又很快闭上了。

生产后刚开始几天主要是稀饭和面条,最近两天开始喝鱼汤和猪肚猪蹄汤,不过胸部还没有那种胀痛感。而当小猪仔躺在我身边的时候,条件反射一般感觉到了胸部肿胀,便尝试喂小猪仔喝奶,不过她好像肚子并不饿,嘴巴闭的紧紧的,有时候张开嘴巴吸奶,估计是力气不够,多是吸一阵歇一阵,迷迷糊糊又睡着了。不仅没有怎么喝奶,而且也没有怎么哭,到半夜也不过哼哼几声而已。

因为侧切伤口持续疼痛,没有办法坐着喂奶,只能躺着或是站在地上,站立一会儿伤口仍旧疼痛,坚持不了太久,而我又不太会躺着喂奶,虽然hillway配合我,也是笨手笨脚两个人累到不行。

一想到自己侧切伤口的持续疼痛,还有不断加强的一阵阵刺痛,不知道何时才能减轻,何时才能彻底恢复。不仅自己行动不便,也给喂奶增加很大的困难,真是恨透了这四天时间的疼痛,虽然避免了剖腹产的刀口疼痛,但是这几天感觉相比起来也并不好受多少。真想很想结束这种状态,却又只能把一切交给时间,身体难受心里难过便忍不住就哭了起来,半夜上厕所刺痛再次袭来,忍不住又哭了。想想前几天生小猪仔的阵痛,也没有让我产生这种倍受折磨强烈想哭的感觉。

3月17日,终于可以出院了。虽然这次住院时间长达九天,却感觉还没有上次剖腹产住院五天那般的漫长。

上午两轮医生查房之后,有位护士给我来拆线。hillway妈咪告诉我拆线像蚂蚁夹的一样痒痒的,而且侧切伤口一拆线就不疼了。估计是每个人对疼痛的感觉不一样,拆线的痛感和缝线时差不多,只是时间略短些。拆线后虽然并没有让所有的疼痛感立马消失,但是那种拉扯似的疼痛真的没有了,相比之前的确舒服了一些。

这一次住院前,本来打算提前托熟人打点医生给红包拜托多照顾一些,到最后时间紧急也就作罢了。周日那天在待产室,医院忽然多了很多入住的产妇,走廊也睡了人,本来打算包床位的想法也取消了。根据这两次的住院经历,感觉大部分医生并没有传说中的唯利是图,之前因为不了解总存在一些敌对和怀疑情绪,充满一些误解。除了极个别的医生态度凶巴巴不耐烦(或许性格如此),大部分医生态度亲切和蔼,工作态度也很负责。有时候没看见医生的身影,她们或许是在忙着处理病情更为严重危急的病人。临产那天,有好几个医生每隔一段时间就主动会过来检查我宫缩阵痛情况,不断测量胎心,并进行胎心监护,直到我进入产房。

这一次住院,通过同病房其他两位宝宝的养育情况对比,发现我们之前带小熊仔太过敏感和小心翼翼,基本上都没有让她哭过两声,而他们时常任由宝宝大哭(其中一位产妇是新生儿科医生也是如此),等到慢慢冲好牛奶才去抱起来。

人生百态,同一个病房上演着各种版本的人生故事。身为女性生育子女,不管是剖腹产还是顺产,不管富有或是贫寒,都同样要承受生产前后的疼痛。相同的是,大家躺着病房上都很少喊痛,以至于hillway总是开玩笑说生孩子也挺轻松的,看上去大家都跟没事儿人一样。实际上,大家只是嘴上不说而已。当时我侧切伤口第一晚痛到整夜失眠,早上询问同病房同样侧切的很安静的产妇,她说“我也很疼呢,都没办法动……”

印象最深的是临床的产妇,年纪只有24岁,第三次剖腹产手术(第二次剖腹产手术后怀孕,胎儿着床在子宫疤痕上大出血后进行流产手术),这次顺便做了结扎手术,住院十二天,花费万元,伤口还没有愈合很好,仍旧往外渗液,处于费用和家中两位女儿无人照看等缘故(靠老公一人当搬运工维持生计),仍旧坚持出院了(每天点最便宜的外卖)。相比她的疼痛和艰难,我来自于侧切伤口的疼痛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住院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是hillway陪伴着我(看大家住院基本上都是老公陪夜),因为小熊仔和小猪仔不在身边,我和hillway有很多时间在聊天,或是谈谈过去,或是谈谈最近要办的事情,或是谈谈将来的生活,感恩并知足。

住院这几天,小熊仔几乎每天晚上放学后都会到病房里来探望我。小猪仔出院后,小熊仔估计不太适应,有些不太好意思凑近看小猪仔(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也还没有摸摸她。小熊仔看到小猪仔睡觉轻言细语,还给她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小莉心。

这一次,我住院九天花费近五千元,小猪仔住院三天花费七千三百多元。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1299.html

分类: 亲子成长 标签: 浏览量:501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