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成长 > 小猪仔诞生记(加漫长住院记)(二)

小猪仔诞生记(加漫长住院记)(二)

2017年3月1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3月11日,半夜开始感觉到宫缩阵痛,自我感觉并不是很规律,便忍着迷迷糊糊等待天亮。

早上6点多,感觉疼痛感加剧,便把熟睡中的hillway叫醒,帮忙记录下阵痛的时间大概是规律性的每十分钟疼一次,每次持续有几十秒钟,于是便让hillway叫护士来检查。

等了一会儿,来了位护士让我去待产室等待检查,她检查以后没有说话,我问她宫口来了多少,她说“还早呢,回病房去。”然后就走了。

到早上七点多钟,感觉间隔时间变短,持续时间和疼痛感加强,回忆上次一胎的时候,几乎没感觉怎么疼痛就开了三指,以为自己距离生产的时间不远了,便又让hillway去叫医生。来的还是刚才那个护士,因为担心挪来走去羊水流出,便提出在病房检查的请求,她很不高兴地很不耐烦地拒绝了,后来旁边的老护士说了几句话,她才气呼呼检查,再次询问宫口情况,她说“和上次一样,还早呢。”我们心里也没底。

直到等到八点到十点钟的查房时间,有医生帮我再次检查,告诉我宫口开了一指,看来确实还早。到九点多钟,宫缩阵痛渐渐消失了,有时候几个小时才痛一次。到下午两点多钟,hillway从家中过来,阵痛又开始一段时间,间隔又不太规律了。期间有位胖胖的医生过来检查,发现我睡着了,便笑着说看来还早呢。

3月12日凌晨左右,感觉阵痛又开始不断袭来,看着hillway睡着了,便自己用手机记下每次阵痛的时间。持续到半夜两点多感觉疼痛不断加强,便叫醒了hillway。

到早上六点钟左右,叫来护士检查数次,告知才开了一指,感觉开宫口的进度实在太慢了。等到上午八点左右,宫口开到接近三指,护士让我去待产室待产。

中午因为阵痛没怎么吃东西。下午两三点钟hillway去超市买了巧克力和红牛送到待产室来。忽然医院多了很多病人,没有床位,把待产室都住满了,感觉很热闹。隔壁床有位产妇和我一起待产,她很快刘开到五指,而且看上去痛的并没有我那么厉害。

在待产室里,hillway陪伴在身边,对于阵痛,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在一旁看着,用手机帮我记录下具体时间,还有阵痛持续的长度。

之前看网上说阵痛不要乱喊乱叫保持体力调整呼吸,也不要用力,所以我也尽量保持安静,只有阵痛到想死的程度才哼哼几声。随着阵痛时间间隔越来越短,持续时间越来越长,疼痛感觉也不断增加。和下一个时段的阵痛比起来,上一时段的阵痛感仿佛都不算太疼了。也许随着疼痛逐渐加强,身体也在慢慢适应吧。

本以为小猪仔下午便可以出生,结果一直等到下午五点多,医生交接班的时候还没有开到八指,感觉时间很漫长很难熬。在此期间,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医生或护士过来给我检查宫口情况,做胎心监护或是听胎心,不用自己一遍遍去叫。看来,医生心里是有底的,根据每人不同情况治疗,并非不管不问哪位病人。

这几天因为羊水破了躺在床上不敢动,连小便都不敢用力,加之担心小猪仔出生体重不够5斤,又吃的比较多,连续四天没有大便。白天给我检查宫口的医生告诉我不要用力不要排大便,有了便意赶紧告知医生。而新交接班的医生一检查宫口就让我赶紧去厕所拉大便,还说宫口开到七指多,因为大便大多挡住了胎头下降。于是hillway扶着不断阵痛的我去厕所拉大便,生怕出现把胎儿拉在厕所的情况,也不敢用力(其实后来才感受到胎儿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容易就生出来),拉出来一点点。

医生检查后说还有很多要继续拉,顿时感觉很着急很绝望,手足无措。后来另一位医生建议让hillway火速去买开塞露来用,好在用药几分钟后,在不断阵痛中拉出很多大便。

傍晚六点钟左右,宫口开到八指左右,医生通知我和隔壁床另一名待产孕妇从待产室走到产房去。

本以为胜利曙光马上就会出现,哪知道生产过程竟然如此艰难痛苦和漫长,从八指到小猪仔出生又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这两个小时的感觉,对于我三十一年来的人生是一次从未有过的颠覆性体验。在身体不断忍受着持续不断的阵痛时(感觉与之前一指开到八指的阵痛相比,最后两小时才是最最煎熬和痛苦的),还要面临心理的巨大挑战。

倍受煎熬和痛苦的两个小时让我想到了四句话:

第一句是: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

进入产房,按照医生指令,自己脱掉裤子躺到待产床上,医生开始教我们在每次宫缩阵痛的时候,用两只胳膊抱住大腿,保持胳膊弯曲,两条大腿分开并抬高,抬头用下巴顶着胸脯看着自己的肚子,想拉大便一样向腹部下方用力,不允许叫出声音,连闭着嘴巴用力发出的嗯嗯的声音都不行(有声音就代表会漏气)。这种陌生的姿势保持起来难度大,刚开始有些不得要领,总是被医生反复责备姿势不对或是用力错误或是力度不够等等,而且要在每次宫缩阵痛时用力(本来每次阵痛都已经够痛苦难忍),十分耗费体力。

刚开始总是以为医生说看到了胎头,而且胎儿不大,随便用一些力气,小猪仔就真的会像平时拉屎那样出来,但是实际上,在保持陌生而耗费体力的姿势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反复用力和调整,才慢慢感觉到了医生所说的用力,要比平时拉屎用的力度更大,用力持续时间更长才有一些效果。虽然一天阵痛下来,因为有时疼痛到大口呼吸或是喘气而口干舌燥,也没怎么吃东西,有些乏力头晕,汗流浃背,但是如果不倾尽自己所有力气,有所保留的话,胎头就很难往下降。

第二句是:很多时候,任何人都帮不了你,只能靠自己努力。逃避事实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本以为在产房生产,像电视剧上演的那样,有好多个医生在身边帮忙助产并喊加油之类的话。而事实上,我和另一位孕妇并排躺在两张床上,按照医生教的动作用力,而唯一的那位医生叉腰站在离我们几米远的地方观看,并时不时用嘴纠正我们的错误姿势等,一直到胎儿即将出来的前一两分钟左右,才有几位医生过来做接生和侧切等工作。

自己在耗费了一个多小时的体力和时间仍旧无任何进展的情况下,听到医生总是说“你这样根本生不出来,本来早产胎儿不大,人家稍微用些力气就生出来了,而你这么久都不行”之类,还说“生孩子是你自己的事情,只能自己用力,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一胎是剖腹产,也不能人工干预,会有风险”等,听到医生这些话,看着时间慢慢到近八点钟,隔壁床已生下宝宝发出阵阵啼哭声,而我独自躺在一旁心里是无限的绝望,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难过,甚至产生一种人生无望一心求死欲哭无泪的感觉(若是医生态度温和略加鼓励会不会就好些?)。然而,自己不用力,胎儿怎会出来?时间太长也存在胎儿缺氧的风险,只有在不断绝望中又重新一次次振作起来,主动面对。

之前所经历的阵痛也是这样的道理,越是痛的厉害频率越高,产程则越短。若是自己总是害怕疼痛,盼着不再疼痛或是轻松一些,只会将时间拉长,逃避现实而已。

第三句是:人生的路很长,万事不能尽如人意,但求珍惜当下。

两个小时的时间,身心皆处于低谷备受煎熬,以前关于二胎性别的纠结一下子就消失殆尽,感觉只要能顺利将小猪仔生出来就心满意足了,就是完成对自己的一次颠覆性挑战,以后要做的就是珍惜当下的生活。而联想到那些道听途说经历过这些漫长疼痛过程而因为重男轻女性别原因遭到冷眼的故事,家人冷淡的态度对于产妇来说无异于痛苦绝望后又心死。其实,无论胎儿是男是女,对于孕妇来说,怀胎十月和分娩时所承受的疼痛是同样的,没有哪个比哪个更厉害更能干。

第四话是:道听途说并非事实,自己亲身体会后才真切。

之前小蜜瓜和hillway妈咪根据自己久远的顺产经历告诉我,自己顺产伤害小恢复快,胎儿一出去整个人就舒服了,顺产后便可以下床走路和吃饭,就像没事人一样。

而事实上,八点钟小猪仔出生后,我并没有何轻松舒服的感觉,也没有网友所说那种大便排出的畅快感,而仍旧感到疼痛,只是可以放松缓口气。接下来,医生用手掏出胎盘等、侧切缝合四针、以及医生按压肚子等都十分疼痛,大概持续到八点半左右。之后,医生让我们躺在产床上观察,静静休息到九点半左右,自己起身穿裤子坐轮椅回病房。

整个过程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谁说顺产孩子出来就好了呢,后来还不是要继续难受痛苦?都是骗人的,骗人的,骗人的。而且因为侧切伤口持续刺痛,怎么躺都无法缓解,一夜没有睡着。

看来任何事情都有自己亲身体验一番才能明白其中滋味和细节,道听途说只是一些片段性的碎片,因人而异并不适用自己。

出产房时,看到hillway一人和上次剖腹产一样,在产房外面等着我。他说刚才抱着小猪仔的时候感觉心里有些难受,感觉她很小很可怜,头上还有许多血,当时看到小猪仔很想尽快看到我。回病房后,hillway喂我吃了一碗白粥,感觉胃里舒服一些,他按照医生地要求,去外面药店给我买了两盒希刻劳头孢克洛缓释片用来消炎。因为顺产后注射了促进排大便的针,回病房后便开始狂拉肚子,跑了四五次厕所。

对了,小猪仔出生时五斤三两,女孩,因为早产被送去儿科检查(住进保温箱)。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1298.html

分类: 亲子成长 标签: 浏览量:483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