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读书电影 > 我与痞子蔡

我与痞子蔡

2010年8月1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00年第一次读痞子蔡的小说,那时我还在上高中,整天枯燥的课本习题像一潭死水被老师搅来搅去,班里突然出现的《读者》、《青年文摘》给这潭水注入了新鲜的活力,一本书被传来传去。《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出现也是这样的,当到我手中时已经破旧不堪了,用手拎起来像筷子搭面条,总会散落下来几页。这本书很薄,书中诙谐幽默的言语调侃,偶尔宁静浪漫的情感暗示,正适合我们当时懵懂骚动的青春。班里的同学总是三三两两的出去上网,找人聊天乃至通宵不归,学起了书中主人公。当然没有主人公的幸运,常见的是经过几个月的拉锯战获得了对方的照片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的情景。整日里上课瘫倒一片的现象引起了班主任的怀疑,此后,这本书被收缴,经过整肃没有人再敢翘课去上网。

上大学后在图书馆看到了《雨衣》,书依旧很薄。还是和《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相似的文风,不过女主角相对丰满多了,我指的是形象。我喜欢这种性格开朗,美丽乖巧的异国女子。不过结局是没有结局。

一年的暑假,不知道在哪里下载了一部小说《槲寄生》,没有作者署名,闲来没事就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觉得像是痞子蔡写的,不过又不像,故事的开头沉稳老道,情节的发展张弛有度,不过还是发现有浓重的蔡氏调侃。这本小说是我最喜欢的的痞子蔡小说,没有之一。人物脱离了两个人的发展,加入了多人。这部小说相比前两部,长了好多,看起来更加过瘾。它让我知道了幸福的形状,懂得了爱与喜欢的区别。

之后在网络上看了《孔雀森林》,说实话不喜欢这部小说,情节有些牵强,调侃显得无力。

依旧是大四的闲来无事看了他的新作《暖暖》,主要情节是主人公过海来到大陆北京的一段奇缘,两种同源而又不同文化的交叉与发展。

昨天的七夕,今天的七八,看了《鲸鱼女孩·池塘男孩》。我早就知道这部小说,一直都没有看。一个人的情人节让我又想起了它,痞子蔡的小说总是适合单身羞涩又有点闷骚想追女孩子的男生来看,因为作者给我们构筑了一个美好的梦,等着我们去实现。可是它真的不适合作为追女孩子的教材,它毕竟只是小说,男主人公羞涩被动优柔寡断,遇到的女主人公必漂亮主动投之以好。情节发展到恰如其分高潮迭起时,突然来个大转弯没了,搞得我都想上去表白得了。作者总是一拖再拖,拖到主人公们都不行了,也就结束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痞子蔡的小说,可能是对宝岛台湾的好奇,对调侃技巧的学习,对诗词古语嵌到好处的惊叹,对浪漫柔情无声细雨爱情的向往。痞子蔡的小说渐渐地少了些调侃,多了些思考,看起来还是那么地轻松与快意。

分类: 杂文随笔, 读书电影 标签: 浏览量:1,050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