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我奶奶

我奶奶

2010年7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记得最早的印象是那年在上学前班,类似于现在的幼儿园,是小学前教育,不过是在同一所学校。大冬天里穿着棉袄棉裤,每个人都把自己绑得结结实实的,用我妈妈的话是这样摔倒了也不疼。可能是早上没有大便,上课时总觉得肚子在嘟嘟地响。好不容易下课了,赶紧往厕所跑,那里已经被先下课的同学给占满了,想着我奶奶家就在学校对面,于是就提着裤子往学校外面跑。刚跑过马路,突然肚子里的什物翻滚了一下,屁股顿时有滚烫暖融的感觉,大冬天里觉得很舒服。下意识地蹲下,可裤子还没有脱。

自己也知道做错事了,一步一躇地往我奶奶家走,走到门口门是开着的趴在门沿上大哭,这时把我奶奶哭出来了,后面跟着我妈妈。我奶奶问,哭什么。我只是哭什么也不说。我妈问我,哭什么。我说,我想上厕所。我奶奶说,那就上吧。我还是一个劲儿地哭。之后断断续续地说,妈,我拉裤子里了。我奶奶说,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这样。我妈说,快脱下,趁我上午没事还可以洗洗。我只记得我慑慑地脱了棉裤,穿着毛衣,棉裤被放在井边的大盆里泡着,后面的事情都忘了。

我很少到我奶奶家,她家门口有棵枣树,平时看管得很严,生怕孩子们偷去了。到枣子成熟了,我会和小伙伴们去奶奶家打枣子,他们用长长的竹棍打,我拿着袋子在下面捡。我奶奶出来了,正要骂,一看是我,就把我们驱散了。然后抓住我说,你看好多枣子都被这些熊孩子打烂了,以后不准带他们来了。很多年后,这棵枣树被我四叔砍了做了家具,我奶奶讲起来还愤愤然地。

两三年后经常和爸爸去奶奶家看五叔,五叔刚从外面回来,这个五叔年纪不大,看起来像个孩子。当时只知道五叔得病了,不知道是什么病。五叔有时很高心会带我到院子里玩玩,在厨房边的弄堂里上面的横梁上挂着两个圈,当时不知道干什么的,问五叔。然后他说表演给我看。一手抓住一个圈,两手一使劲脚就离地了,整个身体还可以旋转。然后抱着我让我抓住圈,我死死地抓住了,不能动,悬在那里很怕,五叔把我放下来了。之后见到的五叔一直是坐在椅子上,我一见到他就让他玩给我看,他说,等五叔好起来一定玩给我看,还会教我玩。后来的五叔再也没有站起来。有一天爸爸拉着我去奶奶家,刚进门看到好多人在院子里,我听见屋里有好大得哭声。我爸和我说,你在院子里,不准进屋去。我就在院子里,不知道发什么什么事。过了不久,我奶奶被人拖了出来,她哭着喊着,和拖他的人撕扯着,不能站起来,被抬进了厨房。我到厨房看到大姑和三姑,她们在安慰奶奶。我问她们发生什么事了。我大姑看了看我说,你五叔走了。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五叔了,他还说过要教我玩呢,当时眼泪就出来了。

奶奶从那以后就信教了。听妈妈和爸爸说话是,爷爷刚走几年,最疼爱的儿子也去了,信教可以减轻痛苦。

我们家是做生意的,中午该吃饭了总吃不上饭,我爸妈会买上点豆腐豆芽让我提着去奶奶家吃。从那以后喜欢上了吃豆腐,冬天里吃着滚烫的豆腐很舒服,有好几次烫得捂着肚子疼。每次吃饭掉下来的米粒,奶奶总会说我。她自己漏下来的,会迅速捡起来吃。总不时地和我说,59年有多苦,没有东西吃,我一个姑姑就被饿死了。说我爷爷当时是大队书记,每回回家就会在食堂里把喝剩下的稀饭倒在衣服兜里,回家来一家人洗洗吃。说战乱时和爷爷走了三天三夜到姑奶家。说爷爷被批斗时,冬天里光着膀子在雪地里……

爸爸妈妈为了生意搬到了集市中心去了,留着我和妹妹在家不放心,于是叫奶奶到我家去歇。从此就和和奶奶一起生活了。吃过晚饭,洗过澡,奶奶就要求我们睡下了,那时好像才七点钟,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钟。我奶奶看不懂钟表,我那时老师正好教我这些,我就开始教我奶奶。她说自己学会了,不过每次看到钟上时间都会说,娃,七点了,还不快点起来,要迟到了。我看了下时间才五点,就没理她继续睡。奶奶起来会给我和妹妹做早餐,开始用的是煤炉子,等我和妹妹要上学迟到了还没有做好。煤太慢了,爸爸买了煤气灶,教了好长时间奶奶才会用。

有年我们那里发大水了,之后我们学校给每个学生发放救灾物质,一般是棉袄衣服之类的。我那时小,等轮到我拿东西时,什么也没有了,老师给我条秋裤。我拿着刚走到校门口看到奶奶,奶奶看我没有分到东西,就跑到教室,那时老师还在,就和老师吵了起来,说,我们家娃,平时学习好,咋就没东西分,不能太偏心了。老师说没有东西了,都分完了。赖不过奶奶的吵,不知在什么地方找了条棉裤给我们。

奶奶渐渐老了,穿针每次都要我帮忙。以前晚上会自己拄着棍到我家来,慢慢地天一黑就看不清了,爸爸怕她摔倒了,每天晚上我会去奶奶家牵她过来。有好几次到她门口会听到他自己在里面说话,说的是,主啊,我有罪……主啊,我今天遇到了魔鬼……我奶奶说这是忏悔。

之后上了高中,每星期回家一趟,奶奶也搬回了自己的家,还是那间土坯瓦房,修了多少次下雨天总是漏雨。我爸爸叫她还住我家,反正也是闲着。她说,走路不方便,还是在自己家呆着舒服。

偶尔会回家看看奶奶,爸爸背着妈妈会让我给奶奶些钱。在我高三时,奶奶摔了一跤,很严重,之后就站不起来了,每个月几个儿女会轮流着照顾她。从那以后我再见到奶奶时,她好像不认识我了,总叫错名字。

08年的冬天,下了好大地雪。那两天我在参加考研,打电话回家问爸爸,家里怎么样。爸爸说,家里很好,好好考。考试回家我知道我奶奶不在了,三叔见到我说,奶奶一直牵挂你说你是个好孙子,每次回家总会带些东西给她。她走的时候没有冻着,如果不走,今年的雪也会把她冻得够呛。我和爸爸去给奶奶的新坟烧纸,很大的雪,一脚下去齐到膝盖了。看到奶奶的坟和爷爷的在一起。

此文系静风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jingfengshuo.com/archives/102.html

分类: 杂文随笔 标签: , , 浏览量:996 次阅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